【小蓝的lonely planet 】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_^
我的摄影网站:http://www.winterblu.com

| About me | | photo work | | facebook | | myspace |
艺术的实用性&灵魂沟通能力    -[arts&aesthetics]
Tag:

我发觉一门艺术它的实用性越强,它和人们灵魂沟通能力就越弱.

那天和一个美院学油画的朋友坐在移民局门口聊天(^%$&*真有情调),说到雕塑让人产生理解和灵魂共鸣度是70%,绘画是50%,摄影就更低了....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于是我深入探究了一下根本原因.(勤于思考的小孩是好小孩)

EMO从威海拿了建筑设计的奖回来,和我分享感想.他说,威海做的这个建筑节很让他感动,几乎是倾城的都来看那些建筑展,那些小城市的居民们在展板面前评头论足,他们这次发现:原来建筑是设计出来的,而不是从前想的那样房子是盖出来的.

似乎自从摄影进驻美术馆开始,一部分的摄影从完全使用主义过渡到了fine art的范畴.但是正如同建筑一样,大部分普通人依然根深蒂固地觉得,摄影的职责在于它的实用性而非艺术性.我的意思是,它在日常主流生活之中依然担当的是记录的作用.正如聊摄影,很明显的发觉,从事fine art和从事report的人思路基本上就是南辕北辙.(不要和我提所谓摄影家协会拍那些荷花上立蜻蜓什么秋韵之类,这些根本就是老年摄影,和艺术无关的).正如"新闻""纪实""人文"三者的思路也是不同的.主观性依次加深,到了"人文"和"艺术"已经很明显是一个过渡了,因为当代艺术,或者是艺术,它的基本职能就是表达人文关怀和对人类存在的思考.先暂时打住这个话题,先来谈我文章第一句得出的结论.

我以前曾经得出一个结论:

一副再难看的照片,我们用精美的相纸精放出来,然后装裱完毕,用整一面墙壁展示出来,那么看起来似乎也是很震撼的.即使你对它依然不以为然,在最初被强迫接受的那么几秒钟里,也会发出内向的疑问"是不是自己不够理解力去读懂它,那么再让我好看看".于是我得出的结论是,艺术本身很难以去评判,关键是我们尊重它的态度.-----这一点,似乎和杜尚说的"艺术其实什么都不是,我最大的艺术杰作就是我的生活.生活本身就是艺术品".我确实认为,很多时候艺术品的位置取决于我们如何尊重它的态度.这似乎和做人的道理如出一辙,自信表现了一个人气场,只有自重,别人才会尊重你.

这个结论貌似和美术本身无关,而在说的是心理学,嗯?那么我继续.

不得不说,当这种艺术的实用性占了更多比重.广泛民众不是在美术馆里把它看成一件作品,而是在街头随处可以看见的房子,快餐量贩似的杂志报纸上的图片,那么这种"尊重度"就会降低很多,或者压根不去多作思考,只是几秒种扫过一眼,或者根本熟视无睹.也许会赞叹一句"挺漂亮的",然后,仅此而已.

艺术的历史,其实就一部人类观看的历史,关于"看"的历史.那么我们也可以那么说,审美趋向和美学的根本,就是心理学.在需要人类繁殖的上古,生殖崇拜的心理,让它们的审美里以肥臀和胖为美.在宗教茂盛的年代,代表着上帝高高在上的哥特式美感大行其道.古希腊歌颂人性,因此健康而青春丰腴的裸体成了美的代表...我想说的是,艺术品对内心驾驭能力,和灵魂的共鸣归根结底就是我上述的心理学的问题.而我们的观看之道,说到底不是泛泛的看,而是去"读".(约翰伯格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图像学的著作了.)

而我们的眼球面对这个图像爆炸的世界,每天要接受太多的信息量了.面对大多数的图像,我们都只是匆匆扫过几眼,来不及仔细咀嚼.更多的蕴藏在静默中的力量,由于不够刺激眼球的视觉冲击,我们根本不会引起注意力,更别说读了.因而就那么错过了.这是一个很功利的年代-------报纸需要有噱头的标题,在论坛上为了点击率也开始纷纷涌现"标题党",人有内涵也迫不及待人细细发掘,外表的吸引力才是关键.哪怕是新闻摄影,有的时候也昧着良心----狗仔队就是那么应运而生的.大量垃圾的消费品掩埋了那些需要静下心来去读的东西.

回到这个话题,为什么雕塑与人的灵魂交流最高-----因为虽然雕塑的起源是木乃伊情结,有着社会职能,但是这种职能在现代社会已经基本为零,尤其是现代雕塑,它完全就不是消费品,而是与之对应的"奢侈品",脱离了造型艺术的藩篱,人们在观赏它的时候,因为不是那么好理解,于是就会努力地去尝试理解.会去试图读懂它.而绘画,比雕塑更直观,所以人们会想当然地参考自己的视觉经验,尤其是写实主义的东西,人们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明白.而建筑,我相信大部分都会觉得那就是住人的东西,再艺术终究就是消费品,所以人很难再跳出来去尝试理解它.摄影,因为是基于现实中存在的实体,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他们能够理解----事实上,对于现实,人们的眼睛只能看到他们能够理解的事物.于是对于摄影的态度,大多都只是"看",而不会有觉得自己"该尝试"地去理解它.

于是我对我之前的结论有了更深的理解-------------之所以尊重的态度决定了艺术品的地位,是因为,这种尊重的态度有了一个环境气氛,迫使得我们当作奢侈品去"读"它,而不是当作消费品匆匆扫过地去看它.杜尚还说过,一件艺术品是由创作者和观赏者共同去完成的-----当我们虔诚地站在一件艺术品面前,企图抛开自己的成见和自以为是的理解去试图理解创作者的意图的时候,尽管你得出的结论不一样契合原作者的真正所想,也往往得出很多建设性的意见和思考来,有的时候会触及到甚至创作者都没有探究到的角落.

薄伽丘在<十日谈>里说过一句话"有些人为愉悦无知的眼睛作画,而不是为愉悦自己的智慧,这是那些人给艺术造成的错误"感官刺激终究是很肤浅的东西,而艺术的作用,一定不是只为了取悦人们眼睛.

 

Posted by  at  2009-09-21 17:49:46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关于诗.2    -[arts&aesthetics]
Tag:

上次说我喜欢的诗句,又想起两句
谢灵运说的“忧来伤人”
一句是谭嗣同说的“且喜无情成解脱,欲追前世已冥朦”
还有佛经里的那四个字“如是我闻”貌似很平淡客观的一句话,但是我极喜欢。
还有那个六如偈“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让我想起圣经传道书里的那句话“那一切,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还有慧能的偈语“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说起偈语,还有几句。
“诸行无常,是生灭法。 生灭灭已,寂灭为乐。”恩,世事无常。还有涅盘偈 “本有今无,本无今有。 三世有法,无有是处。 ”
还有黄庭坚写的“似僧有发,似俗无尘, 作梦中梦,见身外身”呵呵。真是不知道庄生梦蝶还是蝶梦庄子啊。
由此想到是谁说过,世界本来就是上帝的一个梦。类似的还有时间是一种错觉,那是爱因斯坦说的。
恩还有胡兰成张爱玲的婚书上的“岁月静好,现实安稳”

外国的诗歌读的不多.随便想到几句.
普希金的"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
叶芝的"当你老了"
魏尔伦的""那灰色的歌曲 空泛联接着确切"
兰波的"生活在别处"
叶塞宁的"不惋惜,不呼唤,我也不啼哭,金黄的落叶堆满我心间,我已不再是青春少年"还有"命中注定的互相离别,许诺我们在前方相见"
裴多菲的"  你爱的是春天,我爱的是秋季。假如我后退一步,你再迈一步向前,我们就一起跨进,美丽而炎热的夏天"
莎士比亚的"My love is as a fever longing still""Her love, for whose dear love I rise and fall.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呵,这是亦舒最常引用的句子.他的十四行诗我都很喜欢.不过就十四行诗这题材而言我最喜欢的勃朗宁夫人的句子~~下次来慢慢写~~
要去睡了..
忍不住最后写一首拜伦的...这首.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说.

尽管我不为人所爱
我还是在爱别人
,,,,,
我对你最后的恳求,
只求你不再爱我,
我知道你会允诺,
因为你还爱我

Posted by  at  2007-12-17 00:13:24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1) | Trackback(0)


忽然想起卡夫卡的话    -[arts&aesthetics]
Tag:

他说. 

你可以试着以最少的幻像来生活,也可以接受一切既有的事物。


包括幻象与真实。


当然你也可以极端地活者,在一个几乎全是幻象的世界里。

Posted by  at  2007-03-02 17:33:53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 | Trackback(0)


记忆根本就带着明显的色偏    -[arts&aesthetics]
Tag: 过往
史诺比说:“半夜三点半所想的事与清晨八时所想的事太不一样
时间是最可怕的敌人,你灵魂飞奔而去,肉身却驻留在原地。
记忆根本就带着明显的色偏
可是记忆不能买一个监视器来校正
看的那些书.那些歌,那些电影.
都不过在叙述关于时差的问题
在时光的的人思念着另外一头的人和事~
有一首日本的歌~CRUCIFY MY LOVE  
我的爱钉死在十字架上
 
P.S.今天录了麦兜的经典对白.有想要的人M我
Posted by  at  2005-12-07 00:00:0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3) | Trackback(0)


忧来伤人    -[arts&aesthetics]
Tag: 过往
谢灵运曾反复咏叹过,忧来伤人 此句入味三分.笑
Posted by  at  2005-07-16 00:00:0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8) | Trackback(0)



共1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