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的lonely planet 】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_^
我的摄影网站:http://www.winterblu.com

| About me | | photo work | | facebook | | myspace |
fragment of memory    -[梦呓─Deamer]

Fabian说他常常想起那一年我在杭州的家里给他们泡茶喝。我说你是记得那套复杂的茶具么,他说,还有那张木头的桌子。

记忆总是以零星的面目出现和交叠,我们会忘记很多曾经以为至关重要的大事情,过了很久却会对某个毫无关联的细枝末节印象久远。像是一片一片被打碎的玻璃的碎片,用它的棱边插在记忆的罅隙里,用这样的方式,把我们缺失的空白填满,我们遗失的是一大段一大段的整块的记忆,而那些碎片却以劫后余生的方式安插在角落里,提醒我们按图索骥联想起那些被我们遗弃的记忆。fabian说诡异的是,人们常常对同一种体验有着不一样的记忆。我说,因为记忆本身就是主观的,当时过境迁,记忆就不再是客观事实,而变成了只属于我们自己个体的特殊存在。他说,就好像你的作品,讲述的只是主观的色彩和记忆。呵,我想,从这个角度说,我传承的是印象派的作风,就是印象,以及,记忆混杂着主观感受而拼凑起来的幻象,所以我很少拍太过于抽象的东西而都是具像的,我想表达的是,记忆本身已经是抽象的碎片,更需要一个客观主体做为存在过的根据去解释这种现实和主观印象的巨大反差,不然,我们根本握不住它们。客观的具像物体,他们没有记忆,他们本身就是记忆。

这是一种通感和联想的能力,你会从一片云的形状联想起某一种气味,某个在空荡荡走廊里回响着的声音,某个人拖长了嘶哑的嗓子而发出的难听的声音。其实美是没有标准的,太过于美丽的东西让人记不住,能记住的都是具备识别性的尽管诡异,让人愉悦或者不愉悦的东西,Impressive,这是我对于美的标准,它留下了印象,留下了大段记忆被打碎之后成为某一个碎片独立存在的可能性,尖锐而突兀地保存下来。

我的记忆会很奇怪,我至今想起维也纳,想起的是Maksim弹奏的Tango in ebomy的旋律,尽管维也纳和Tango一点关系也没有。那天在万圣节的派对上听到poker face(尽管这歌很恶俗),我却空白了几秒之后想到的是在prague的日子。我对布拉格到底发生了什么印象全无,却在歌曲的前奏里想到的是伏尔塔瓦河边潮湿的深秋树林,和我们满大街找一家小酒馆时候青石板路上晕开来的浓得化不开的秋天的凛冽。尽管这歌很恶俗,我却在乱哄哄的舞会里意识到原来我深爱着这个城市。深入骨髓的热爱,或者我深爱的是秋天的布拉格。你对一个城市的印象也许会因为很久之后在记忆里残存的那个碎片因此而有着推翻全局的看法,这个impressive的点来的很诡异,比如我会因为在慕尼黑的森林里在黑暗中走路那种压抑得窒息感让我对这个城市有了本能的恐惧。也会在我摔倒在了布拉提斯拉发的机场让我发誓再也不回那个地方。我对波兰的印象占了主体的居然是我每天清晨去墓地数那些墓碑上的年龄的记忆。如果找不到任何一片impressive的碎片,那些我就lost了对于那个城市的特殊记忆。变成毫无根据的幻觉,只有帐单和照片提醒我好像我去过那里。一个在派对上认识的荷兰男生在凌晨五点的时候问我要不要出去走走,他说,因为我几个小时就要离开这个城市,而且我害怕我不会再来这个城市,所以我想留下一些记忆。你能理解我为什么现在不想睡了么。尽管我觉得他动机不纯没有出去,可是我理解这句谎话。在我构思的那个小说里,写到一个旅人在离开某个城市的最后一夜,试图在大街上寻找到一张可以记得住的脸,因此他就一片impressive的碎片,他就可以因此记得住这个城市。

我无法控制我记忆对于那些碎片的筛选,它们自然而然在大片的记忆褪色之后自然浮现。年初的冬天去德国,那片碎片是我们时隔一年再次见面的时候,在雪地里我们沉默对视,然后他说,我一切都没有变,只是比去年你见到我的时候老了一点。我当时没有留意这句话,可是当事人无意的一句话,一个动作,却因为某种在我记忆里的建立,成为一种诡异的残存,从而变成客观事实模糊之后所留下的印象。而这个印象变成了我记忆的主体。

Posted by  at  2010-11-02 17:41:0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I will survive!    -[Life]
Tag:

又要找房子,又要搬家,实习的申请,居留,一堆考试,论文,presentation,毕业论文的选题和选择导师,事业的规划(网站啊CV啊投递简历啊联系画廊啊),回国的机票,去年落下来的考试(我庆幸的是我只有一门换课的没有过其他我都过了),早点经济独立,钱钱钱,责任感...都在啃噬我的良心,那些飘渺的未来一点都没有握在手里的感觉...我再有一点点懒惰我真的会死的很难看....旅行啊爱情啊文艺啊暂时滚一边去吧,那些都是要稳定了才能去思考的奢侈品,我得先站起来才能活下去:)

古代说长安不易居,欧洲更不易居...不如我也和白居易那样去改这个名字好了:)我要留下来我要留下来,我要靠我的力量站起来,我要站起来走下去活得好好的。我不能松懈不能松懈。我要survive。世界那么大,到底哪里才有一寸立足之地可以让我骄傲地靠自己站起来呢。

我完全不介意物质上的苦,再大的苦我也能吃,我一往无前地什么都不怕。可是精神上的苦,不是那些无病呻吟的小情绪,而是不可承受的痛,我怕了,我真的怕了。我知道没有相似经历的人是难以互相理解的,也许看着会觉得是无病呻吟,可是正如毛毛说的,如果你没有体会过真正的孤独的折磨,请你闭嘴,不要大放厥词用你的想法去随便指责别人。因为这句话,she deserve a big hug.

欧洲改成冬令时,五点天就黑得像个鬼一样,日照比7月少了4个小时,我一到冬天我就患了winter blue(冬季抑郁症,欧洲的流行病),绝望地想死。我承认我胆小脆弱神经质每天都被孤独感深深折磨着,豆瓣上的小组说,是谁她妈的发明了留学这个孤独的鬼东西。朋友,家人,爱人,都是很奢侈的东西。我做任何事都要告诉自己我随时都会离开的准备,对任何人都习惯性地不投入过多感情,手机里有2/3的号码我不知道是谁,剩下的又有一半号码已经没有用了---不是回国了就是离开了移动到其他地方去了,在我的生活里,手机号码都是一个临时的东西,人和人都是一期一会的,我在犹豫要不要删掉那些没用的号码,不删放在那里也没有用,可是删掉的话,我不确定一旦连这个名字都删掉的话,我真的会忘记过我曾经认识那么一个人,一切一切的都是幻觉。温馨来bologna的时候说起以前在perujia的事情,我愣是想不起来,不过才是两年前的事情,那些在中国的故事,我是真的真的想不起来了--我的意思是,说到某个点我会联想起来一些碎片,可是要那么去想,我真的是一片空白啊一片空白啊。就好像是,所有的人都继续着他们的生活,活在当下,从某个程度上说我只有曾经的一些对于过去的碎片,好像永远停顿在了那里。我现在的生活和谁都没有关系,和任何人都没有联系。我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我想大骂一声,Fuck,这样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尽头啊!!请让我在一切不确定之中找到一点确定的温暖当作生活下去的勇气吧,我要的不多,只要一点点,只要唯一一个确定的点,让我总可以抓得住点什么,不要活的那么飘渺和日复一日的在恐惧之中吧。

我竭尽权利试图握住什么生活里的什么东西,我嘶喊却发不出声音,我努力努力只是希望抓住什么东西做为我现在的生活真的存在过的证据,但是一切一切都在高速流动中,我连一片袖子都扯不到。那一张张脸,那一座座城市,巴黎的清晨和布鲁塞尔的黄昏都是恍惚地交叠在一起,我甚至都不确定我是不是真实地拥抱过你,还是我臆想出来你的存在,每一次的再见都是永别,那么再次见到就会喜出望外,收不回来的感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置,就暂时放置在那里好了,事实上,一切一切的发生,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置,因为我是一个甚至无法预约三个月之后计划的人,承诺就是撒谎,我撒了那么多的谎,我说我永远不会忘记谁,那是因为我也没有把握我可以不可以做到。我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活的如此尴尬,我其实很想告诉你,我不是在无病呻吟我也不是在刻意回避过去,只是移动本身带来的不确定和毫无安全感的生活的痛让我总是带着茫然和不知所措的表情,你要我怎么说?当我丢掉了什么东西,哪怕是再心爱的东西,我发自内心地冷漠是,丢了就丢了,丢了就代表这东西不属于我,只要我不丢了自己,任何身外物我没有什么是放不下不可以丢的。哪怕是人,哪怕是我心爱的人,哪怕是我发自内心渴望拥有渴望珍惜的,可是我都没有能力去拥抱他们,我就像个小女孩那样,一手抓着一个破旧的兔子娃娃的长耳朵,满眼都是挣扎着努力不让它们滚下来的眼泪,一面呆呆地看着他们离开,我想出口挽留,可是嘴巴张的大大的,却始终没有发出声音,只能看着他们消失在地平线上,然后被黄昏漫天的落日夕阳所吞没。

那天走在街上听到ipod里的《故乡的云》,回忆里满是dubai机场的气味,而且是一个人在迪拜机场候机四个小时的空荡荡的感觉。有一种悲壮的感觉。我想回家,我想回家。玩物研究所的那群兄弟们第一次出国前在酒吧给我集体唱国歌,把我弄哭了,第二次弹吉他给我唱这歌,我又没出息哭了。”归来吧,归来呦,浪迹天涯的游子,别在四处漂泊,我已厌倦漂泊,踏着沉重的脚步,归乡路是那么漫长....我已是满怀疲惫,眼里是酸楚的泪,我曾经豪情万丈,归来却空空行囊,故乡的云为我抹去伤痕,为我抚平创伤....."记得那一次回国,飞机一过蒙古飞入中国国境线,自然地生理反应,我就开始毫无朕兆地嚎啕大哭,为了不让别人发现,我把衣服闷住头,在里面哭到抽泣,哭到酣畅淋漓,说实话我到现在都没想明白我当时为什么要哭。为了不让归来的时候是空空的行囊,我还要死撑下去。每一次回国的飞机都是一种悲壮的史诗的气氛,一个人十几个小时,为着马上就能回家,这一年漂泊的点滴都在那十几个小时的航行里变得记忆特别清晰,一幕一幕像幻灯片一样闪过去。在欧洲是一个人生,中国又是另外一个人生,我的人生是分裂的,我都怀疑我有点人格分裂,竟然会活得如此尴尬。

我真的希望有个温暖的怀抱,告诉我,不怕不怕,勇敢地走下去。勇敢地,见神杀神遇鬼杀鬼,一路劈荆斩棘地砍过去,我不相信命运,我相信人定胜天,只要我想,没有什么不可以。

再寂寞也不能向孤独妥协,我和温馨把分类为“三观正确的人”和不正确的人,价值观,世界观,人生观,maybe还有道德观。那天和一群朋友吃饭然后喝茶聊天到深夜,因为都是做艺术相关行业的,于是我们说到大多数人对艺术家私生活的误解,我们说到一个人在国外想堕落想放纵真的太容易了,身边无数的诱惑,又有那么多别有目的接近你的人,而且又没有人管,你要是想乱真的能多乱就可以有多乱,都是靠人的价值观和道德观的自我约束。孤独寂寞和所谓的找灵感都是藉口,一个自制力不好的人是完成不了梦想的。我们常常笑意大利人是open到死却一点都不open mind的人,而我们要一个open mind但是不open的人。其实我是一个现实主义而且为人很严谨的人,浪漫主义只是我的mind,只是我定义的现实和主流定义的有出入,但是我的确很现实地一点点脚踏实地一步一步看清状况不做天花乱坠的梦。

昨天又有不熟悉的人告诉我说,觉得我从来不笑不说话对人无敌冷漠,像是一堵墙。(貌似多年只能自己保护自己的生活养成了好多人说我说黑社会大姐范儿的气场)她告诉我,其实某个朋友一直坚定地站在我身边,无论是人多还是人少,一说到我就一直说我好话,有一次她不服气说我那么冷漠骄傲对任何人都爱搭不理,而他说,他愿意用人格担保我是一个很好很温暖的人。我听了这话真的差点眼眶就潮湿了。谢谢那些懂得我的人默默地一直在我的身边:)冷漠是一道墙,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可是有的时候真的好累:)

anyway,I will survive...

p.s.有任何在柏林在欧洲的画廊或者文化艺术组织的实习机会请告诉我吧!


 

小PUNK造型:)看起来好aggressive,这是我在人前防御的气场..为了将来我们一直在死撑。

I know my sensitiveness,my sentiment are hurting myself everyday,but that's the payment for understanding the meaning of being strong---emotional way but not the numb way.

Posted by  at  2010-11-02 00:12:0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大悲咒    -[Life]
Tag:

 

namo-ratna-trayaya‧nama-arya-valokite-wvaraya‧

bodhi-sattvaya-maha-sattvaya-maha-karunikaya‧

oj‧sarva-bhayesu-tranaj-karaya-tasya‧

namas-krtva-imaj-arya-valokite-wvara-tva‧nila-kantha-namo-hrdayaj‧avarta-yisyami‧sarvartha-sadhanaj-wubhaj‧ajeyaj-sarva-bhutanaj‧bhava-marga-viwudhakaj‧

tadyatha‧oj‧aloke-aloka-mati‧loka-atikrante‧hehe-hare‧maha-bodhi-sattva‧

smara-smara-hrdayaj‧kuru-kuru-karmaj‧sadhaya-sadhaya‧dhuru-dhuru-viyanti‧maha-viyanti‧dhara-dhara-dharidre-wvara‧

cala-cala-amala-vimala-amala-murte‧ehyehi‧lokewvara-raga-visaj-vinawaya‧

dvesa-visaj-vinawaya‧moha-cala-visaj-vinawaya‧huru-huru-mala‧

huru(huru)-hare‧padma-nabha‧sara-sara-siri-siri-suru-suru‧

budhya-budhya-bodhaya-bodhaya‧

maitreya-nila-kantha‧kamasya-darwanaj-prahradaya-manaj-svaha‧

siddhaya-svaha‧maha-siddhaya-svaha‧siddha-yoge-wvaraya-svaha‧

nila-kanthaya-svaha‧varaha-mukha-sijha-mukhaya-svaha‧

padma-hastaya-svaha‧cakra-yuddhaya-svaha‧

wavkha-wabdane-bodhanaya-svaha‧maha-lakuta-dharaya-svaha‧

vama-skandha-diwa-sthita-krsna-jinaya-svaha‧vyaghra-carma-nivasanaya-svaha‧

namo-ratna-trayaya‧nama-arya-valokite-wvaraya-svaha‧

oj‧siddhyantu-mantra-padaya-svaha

在我控制能力不好的时候,我只有反复地听梵唱大悲咒让自己平静下来。

也许我只能借住信仰和宗教的力量来抗拒恐惧来强迫自己约束自己。

我在认真考虑皈依的事情。但是皈依也是需要缘分的,缘分到了,自然就皈依了。

只是现在时候还没有到。到了我就早晚会成为一个僧侣的。我现在执念太重,持不了戒,放不下情,太固执。贪嗔痴三毒,我对人间温暖太贪心太留恋,做人太爱恨分明非黑即白,对情感太过于痴,都不是可以四大皆空,只是想寻求逃避,可是人如果想逃避,逃到哪里都是一样的,什么也得不到。

"愿我速知一切法。愿我早得智慧眼。愿我早得越苦海。愿我速得戒定道。愿我早登涅盘山。愿我速会无为舍。我若向修罗.恶心自调伏。"

 

Posted by  at  2010-10-27 07:04:0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2) | Trackback(0)


The river    -[文艺腔]
Tag:

 

Bologna本地的一个乐队,叫la via della seta(丝路)

这首the river我反复听了无数遍,一直在循环循环,touch my soul。

GJM有个书名形容这歌很适合”悲伤逆流成河“

歌词是:

 

The River

 

down by the river side

i spent all my life

looking at the sky

without desire

 

and now it's time

to say goodbye

now it's time

for me

 

down by the river side

i spent all my life

looking at the sky

and now i die

 

down by the river side

i spent all my life

looking at the sky

and now it's time to die

and now it's time to die

and now it's time to die


 

Posted by  at  2010-10-26 22:47:0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lonely planet    -[梦呓─Deamer]
Tag:

我们有的contact:

blog(我有的就有blogbus,blogcn,msn space....)

个人网站

facebook

校内

开心

微薄

twitter

QQ

MSN

Skype

Email

google reader

myspace

豆瓣

Linkedin

flickr

当然还有手机(我有多少个号码?呃,在意大利两个,中国号码一个)

还有一大堆帐号,比如vimeo,youtube,天涯,土豆....

.....

奇幻的是,我一个人都没有少。奇幻的是,我还常常感觉到没有人和我说话。那些都只是contacts on the lists.

人们的沟通还是那么无力和苍白。虽然你很容易找到某个人。可是你真正想找的人却还是找不到。

过多的contact并不能减少人们的孤独,相反,会觉得更加孤单了。我们把人际建立在某个虚幻的时空之中。

如果我不上网,关掉手机,就仿佛从来没有这个人的存在过。

我喜欢面对面的交谈,或者从远方给某个关心在乎的人寄一张手写的明信片。

我想看到你的脸,而不是对着冰冷的电脑。我想听到你的声音,而不只是看不到情绪的打字。

我想拥抱到你温暖的身体,而不只是一个hug的表情。

我们相处的时候,也许我愿意to be still in your silence,静静地相对只是不说话,可是这也胜过了在网络上的千言万语。

所以,这是一个孤寂星球。lonely planet

Posted by  at  2010-10-26 21:30:0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共67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