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的lonely planet 】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_^
我的摄影网站:http://www.winterblu.com

| About me | | photo work | | facebook | | myspace |
在波兰的一点做着玩儿的视频    -[On the Road]
Tag:

 

Posted by  at  2010-08-26 14:37:49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 | Trackback(0)


旅行    -[On the Road]
Tag:

想想明天就要见到家人了,而且是在意大利,忽然觉得很surreal 而且奇幻。

然后将要和家人一起旅行整整一个月,8个国家:意西法荷比捷奥德(算上梵蒂冈的话是9国了:)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这个组合是我们全家的女性成员老弱病残幼组合(残是我,我的手指还是没有知觉中)之前做了半个月攻略,简直我都可以去开旅行社了,而且发现了我原来有当秘书的潜质啊~

然后我就马不停蹄地在她们回国之后去波兰旅行二十天然后再顺回某人呆到九月中下旬。每年的生日必然不在故乡,今年也是,甚至不在意大利。不过能和互相喜欢的人在一起,也很快乐了:)

就像每年的暑假我必然的消失那样,我又要写一篇说,嘿,我又要去旅行了!大家等我回来!

Posted by  at  2010-07-19 06:18:28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4) | Trackback(0)


一个人的行李    -[Life in Italy-bologna]
Tag:

其实我觉得我好强大,一个搬了150KG的行李。其实我没想过我居然有那么多行李。从一个无电梯的五楼搬到另外一个没有电梯的四楼,然后那个汗啊,一拍我的衣服就能拍出水花来。我真怀疑那两天我流的汗都有五公斤。然后告别住了两年的房间。关上一扇门,会有一扇新的门再打开。

OK我终于开始了我颠沛流离的日子。

现在住在朋友家:)修道院改的房间,嗯,我是一个临时的修女:)

三年前的旧病复发,从前做摄影助理的时候由于总是提重物,导致脊椎神经出了问题,左手无名指和小指常年失去直觉。这一次由于搬家提了太多重物,三年养好的伤又复发了,不知道它们会麻木多久。笑。想起从前有个人总是和我恶狠狠地说,叫你再逞强:)因为种种原因放弃了去布达佩斯,身体是一个大原因,接下来的两个月的旅行会很消耗人,得休息好。嗯。有的事情凑到一起来,我情愿相信是一个预兆,一个sigh,所以我认为我的决定是对的。

被教授逼着去考试(本来这一年考了太多课打算放到明年再去考的),万恶的law and arts,因为之前回国没有足够的出勤率,教授让我多回答2道题,后来她自己时间太赶对我说就这样吧算了吧,然后给了我一个不好不太坏的分数,无论怎样,这一年除了一门我打算换掉的课之后全过了,华丽的62个学分啊。

做旅行计划做的疯掉,查酒店查机票查tips查攻略,8个国家,十几个城市。我脑容量快不够了:P

也许我觉得是我太敏感,可是我总觉得哪里出了错,我无法具体去解释,只能说是一种直觉。命运的不可控制性导致我们只能一再一再地遵从顺其自然的法则,不然,我还能怎么办。不知道从多少年前开始,我已经不习惯相信别人了,可是不相信又能怎样,我们也只能享受当下,享受被人欺骗着的用心良苦,享受自欺欺人的快乐,管它是真话还是谎言。于是我们古老的哲学里又有一句,难得糊涂。其实你不相信的,任别人怎么解释,哪怕是真话是真相,你也不会相信,你相信的,即使再多破绽你还是会自欺欺人。只要能让我快乐,管它是真话还是谎言,只要哄我片刻开心就够了,世事无常,人干嘛要去计划太过久远的事情呢。

有一首在唱“我朝你的方向执迷地飞行,谁来记下我们心中倔强的伤”。我的内伤来自于我太过倔强太过骄傲,积累下去就成了厚厚的茧,积着灰扑扑的尘埃。我的骄傲的倔强,从来听不进别人的劝,不撞南墙心不死,撞到南墙把墙撞破了继续走。

而我又一直觉得人和人之间是不需要互相理解的。倔强的生悲壮的死。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理解着别人,那往往都不是事实的本质。理解就是误解的总和。好吧,爱谁谁吧。棋魂里的sai可以为了围棋有着千年的执着,嗯,我也有我的信仰和执着。

Posted by  at  2010-07-12 16:58:58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3) | Trackback(0)


you're my sunshine    -[Life]
Tag:

you are my sunshine my only sunshine

you make me happy when skies are gray

you'll never know dear how much i love you

pleaes don't take my sunshine away

听到反光镜乐队翻唱的这首歌,真是可爱到爆啊:)

地址是 http://t.douban.com/view/musicianmp3/mp3/x10154558.mp3

大家自己去听^ ^

早上起来,在很久没动静的‘春田花花幼儿园’的群里看到Dan和一念有一段很弱智很白痴的对话,又很囧又觉得很温暖。看到那些再熟悉不过的名字---solo,emma,榨菜,一念,丸子,dan,天野哥哥,小宇哥哥,母牛,青椒,跑,...又觉得自己back to the childhood.想起了从前疯疯癫癫胡闹着的时代,安全无害,真怀疑从前我们大家都是脑残加弱智,怎么可以那么胡作非为傻傻地单纯快乐着呢..好吧,我承认我是最疯疯癫癫的那一只,喵!想起你们就觉得好开心。所以我一定要把这首歌送给你们,送给我们幼儿园的小动物们-----you are my sunshine,always my sunshine,you never know how much I love you! I am not a sad person at all,when I stay with you,that's my real personality,Indeed,I am always a sunny kid....coz I am your sunshine!In the innocent age,we're the sunshine and shining any dark conners^ ^

Posted by  at  2010-07-05 16:59:5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 | Trackback(0)


后青春期的诗    -[Life in Italy-bologna]
Tag:

在阴沉的午后醒来,炎热,潮湿,黏腻,头痛欲裂。豆瓣电台里随机放到一首歌“虽未 经历蛮荒的时代。也未曾 真正的感到悲伤。 都是暂时的。都是模糊的。昨天的味道已经散去。悄悄蒙上一层灰尘。看不出挣扎的痕迹。都是暧昧的都是陌生的。”应情应景,残留的奇怪的梦还残留一些零星的碎片,不知道是不良的预感还是余惊未散,背后湿湿的一大片冷汗。

房间里不知道是闷热空气的散射还是幻觉,灰蒙蒙的一片。如果海市蜃楼一般的让人忽然有种荒诞的感觉。窒息的热让人无法思考,却只想找到个找不到的出口逃亡。尽管热得让人神智模糊,却一阵一阵打着冷颤,莫名其妙。

我却很清晰地感觉到了“今天”和“昨天”和界限。好像一个时代悄无声息地溜走的感觉。最模糊的状态却让人异常清醒。又或者总是在最热闹最嘈杂的时候,大脑因为缺氧一片空白的时候本能出现的念头是最真实的。我们用很多很多热闹来掩饰节奏呼啸着来不及体会的生活的伤口,因为一直缺乏检查,不经意之间,那些伤口已经血肉模糊成一片,结了厚厚的痂,我们却异常平静,好像那说的是别人的故事一样。你用敏感而尖锐的针去刺也见不到任何效果,反是在意识模糊的某一个刹那,大片大片的疼痛忽然温和地蔓延上来,席卷着你呼吸困难。然而所有的过去都连接成一大片,你无法具体到某个细节,也无法追根溯源,只是朦胧地有那么一种意象,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像个每个身份不明的村上春树的主角一样,坐在床上在头脑一片空白之中开始意识到一个问题-----你知道这样状态的思维能力要是去考试那就完了,解决不了任何具体需要逻辑缜密的问题,却最能够解决到那些抽象模糊关于生命的本质的命题----我在想到的是

“what am I fucking doing here?I don't belong here"

Anyway,let's stop this absurd game. 

 

 

我发觉蔡健雅的《达尔文》歌词写的真TMD好。

 

我的青春也不是没伤痕

是明白爱是信仰的延伸

甚么特征人缘还是眼神

也不会预知爱不爱的可能

保持单身忍不住又沉沦

兜着圈子来去有时苦等

人的一生感情是旋转门

转到了最后真心的就不分

有过竞争有过牺牲

被爱筛选过程

学会认真学会忠诚

适者才能生存

懂得永恒得要我们

进化成更好的人

 

我的青春有时还蛮单纯

相信幸福取决于爱得深

读进化论我赞成达尔文

没实力的就有淘汰的可能

我的替身已换过多少轮

记忆在旧情人心中变冷

我的一生有几道旋转门

转到了最后只剩你我没分

有过竞争有过牺牲

被爱筛选过程

学会认真学会忠诚

适者才能生存

懂得永恒得要我们

进化成更好的人

 

有过竞争有过牺牲

被爱筛选过程

学会认真学会忠诚

适者才能生存

懂得永恒得要我们

进化成更好的人

 

────────────────────────────────────────────────────────

昨天和几个孩子们在日落的时候去了海边。我本没有下水的打算,所以没有带泳衣。穿着很长裙子,结果还是一步一步走到海里去了,好像四年前看见纳木错那样不由自主地就走进水里去了,直到海水漫过我的头颈。天的尽头被落日渲染成层次分明的渐变橘色,海水倒影着蓝天白云,日落的时分,海滩上几乎没有人,静谧得没有一点嘈杂,只有无数水鸟,还有一弯彩虹,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我感觉整个人都飘在大海里,眼前是没有尽头的天际,好像一种诱惑。眼前蒙着一层不真实的雾气,仿佛全世界的雾都弥漫在天地之间。这是一个诡异的时刻,我和世界在此刻完全断绝了任何关联,天地之间只有我一个人,诡异的安静。裙子被水的浮力拖起来,我状如水鬼。水面上有漂浮着的羽毛,大约是路过的水鸟不小心掉落下来的。要是这个时候有一个6X6的相机,这大概会是一副很经典的照片。

后来男生们游过来,我教他们如何仰面漂浮在海水里装浮尸(我的裙子和拖沓的波希米亚衣服一漂更像浮尸了)我干脆就趟在海平面上,完全放松四肢,仰望蓝天白云,听不到任何声音,我想要是就这样一直漂着漂着漂到世界尽头也蛮好的。我们打水仗,比赛游泳,对着天的尽头大唱小时候的歌。在他们用尽力气大唱”我的未来不是梦“的时候,感动点很低的我又被感染了。安达充的青春漫画啊,少年对着大海大喊”青春啊青春“。

在海滩上看日落,然后去吃海鲜,抱着大桶冰淇淋逛街。昨天是一个通宵狂欢节,叫做”粉红之夜“,全世界都是粉红色的,连买冰淇淋都送一陀粉色的奶油,所有的小狗都很自觉地换上粉色的链子。我们一人买了一条粉色的花环,我干脆缠在头上,配合上我的衣服,很夏威夷。粉色好啊粉色招桃花啊。到处都是粉色,粉红兔女郎,香艳得很。然后去广场上听了半场演唱会,主唱非常帅,声音无比磁性(好吧我收回前几天和朋友去的一场无比垃圾的摇滚音乐会,还不顾他们是意大利人的身份当即下了意大利无摇滚的定语),还唱了一首深情tears in heaven,感动极了。

零点的时候我们坐在海滩上看烟花,幻觉,完全是幻觉---月光在夜晚的海面上静静的闪耀,沿着海岸线的一溜巨大的烟火仿佛近在咫尺,像流星那样朝我们砸下来,像一场一场流星雨。烟火在空中爆炸的时候,照亮着大海,每个人脸上的都忽明忽灭,美好的是完全就是一个梦境。某男生感叹下次求婚一定来演那么一出,人生就完满了。于是大家都开始聊记忆里最浪漫的事情。我们在零点的海滩上赤足奔跑,手拉手跳舞,唱歌。青春啊青春,和青春期的孩子们在一起,我又仿佛进入了一个后青春期:)然后去了一个海滩上的night club 玩到四点多,然后大家哆嗦地坐在海滩上等日出,他们讲着各种青春期的故事,我一直在微笑,那些单纯美好的记忆仿佛已经离我很遥远,搜索枯肠,依然面目模糊。

我们发现原来凌晨的海滩上有那么多好戏好看:有人在激吻,有人在朝着大海撒尿,还有couple直接在海里对着初生的太阳ml,有人在海滩上装尸体,有人在等日出,有一群一群teenage朝气无比地唱歌,有人抱着女孩子冲进大海,还有一群一群人搬了椅子出来排排坐,本来以为他们是为了坐等日出,结果发现他们只是搬小板凳在前排看戏的,海上的那一对couple走过来,集体鼓掌喊”bravi",囧~~。日出无比壮丽,我赤足走在沙滩上,海水温柔地漫过的脚踝,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

────────────────────────────

这几段的关联性其实是,不知道你们有没看出来,我是在努力地缅怀着我的青春,尽管我失忆得厉害。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刻意地用遗忘作为一种stratege来保护我青春的美好和伟大。

 

电影《荒野生存》里,在海边,老年嬉皮士说了一堆奇怪的话,然后问男主角明不明白他的意思,他想了想说“some people feel like they don't deserve love,they walk away quietly into empty spaces,trying to close the gaps to the past.”(有些人认为他们注定得不到爱,他们安静地走向没有感情的未来,并且尝试着缩小着和过去的任何关联)

然后老年的嬉皮士惊叹道“上帝啊,你真是我的知音啊”

于是我也在默默惊叹道,上帝啊,你真是我的知音啊。

 

Posted by  at  2010-07-04 01:17:52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3) | Trackback(0)



共67页 第一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