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的lonely planet
每天看到四十三次日落的孤寂星球。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我的摄影网站:http://www.winterblu.com


少年故事    -[梦呓─Deamer]
Time:2008-01-30
Tag:

據說這是五十年不遇的全國大面積降雪.鐵路公路處于半癱瘓狀態.從杭州回上海沿途經過的田野裏白茫茫的一片.一天一地安靜的梗概.這樣昏睡著醒過來睡過去.從上海到杭州是開往長沙的列車,回去是從成都開來的列車.于是聽一路湖南話回去,又聽一路四川話過來.口音的雜冗交錯讓我誤會是那些長途的旅行時候的錯覺,帶著對目的地的未知。于是就靠著滿是霧氣的玻璃窗睡著。車廂裏彌漫著一種明晃晃的白色霧氣。好象北方城市春天裏飄滿了楊花柳絮的幻覺。夢境裏出現的臉在這樣的白色霧氣之中笑的又憂傷又明亮。

對火車站的熟悉超過了自己家的廚房。這真是一件十分寂寞的事情。
所以我可以找到長年缺乏安全感的根源。又可以找到內心變的強大的理由。
恩。高旗唱不要告別,楊乃文也在唱不要告別。可是一想起兩個月以後。我仿佛有種被抽空的荒涼感。這是我做這個決定前始料未及的。可是隨著日子的逼近。興奮感逐漸被恐懼感所淹沒。矛盾的是,如果我不走,我會更恐懼。前者害怕的是告別與離開害怕的是物是人非,後者害怕的是我怕改變不了平庸的命運。所以我說,如果我真是86年出生的話,我就沒有這些恐懼,我會無比義無返顧。
許嘲笑我現在離開了陸地變成了魚。而他還在陸地上奔跑。我其實想說我離開陸地是因爲我要飛到天上去當鳥了。河床太溫暖,會消沈一個人的鬥志和勇氣。

來聽sting的千年


我亦可無足輕重/亦可無辜/
我亦可博聞強識/亦可無知/
我或可伴隨君王/征戰四方/
或可遊戲贏取天下/再任之錯失股掌/
我可爲炮灰/殉難千回/
重生豪門/判決他人之罪/
或身披朝聖之衣/或爲平凡小賊/
我只存一份忠誠/留有一個信念
我亦征戰千年,而千年之後,我仍然愛你。
千年之後/也許更久
我依然愛你/
依然念你/
一千次秘密展露自己/
如我心中璀璨星系/
一次複一次/秘密回轉往複/
而最終的永恒遲遲未至/
直到你愛我

 

 

從23樓的落地窗口望出去,鋪天蓋地的白。這個城市從來沒有這樣幹淨過。可以看見河道和大片大片斜頂的屋子。甚至有了小樽的感覺。于是網上找了情書下載,很有欲望重新看一遍那個故事。
于是我講了一個故事給你聽。因爲我覺得這樣的場景很適合來講那麽一個故事。
一邊放著彭坦的少年故事。恩。那些年少的歲月,簡單的事。那些雲飛雪落的話。
很多故事是沒有然後的。等我們都再不是少年以後。說出來便完整了。我努力回憶那些場景。明亮的光線啊那條世界上最美麗的林蔭道啊。我說,其實那個年紀我們都是活在自己幻覺裏的。隔著那些時光破碎的痕迹看過去就是一部自己導演給自己看的無聲無字幕電影。
跟那個故事唯一有關聯的只是我拿著相機去幫你拍高中的片斷。還有現在那麽幹淨的雪覆蓋一天一地的畫面。
外面下著無聲飄落紛紛揚揚的雪花。像鹽一樣細碎綿長。用村上的話來說就是,那些雪下著,就好象全世界的雪落在了全世界的草坪上。
嗨,你好嗎。我很好。
げんきですか?おかげさまでげんきです。

你聽。下雪天。我煽情給自己聽。


  Posted at  2008-01-30 11:47:29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这个冬天适合讲很多故事
Posted by 何斯违斯 ()  at   2008-01-30 21:23:3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