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的lonely planet
每天看到四十三次日落的孤寂星球。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我的摄影网站:http://www.winterblu.com


never grow old    -[梦呓─Deamer]
Time:2008-03-03
Tag:

cranberries 的《never grow old》。时隔三年,我再次用它来作祭。
村上说,唯有死者永远十七岁。个体的存在与消亡可以这样悄无声息地戛然而止。说没了就没了。他的挪威森林就是一本这样讲述面对和接受死亡的故事。那年夏天我导的短片似乎也是说了那么一个故事。我记得我叫它《他在睡梦中》关于死亡和记忆的故事。其实这是一个我到现在都没能完全面对的命题。
何况是亲眼目睹一个生命从出生到消逝的过程,这真是一件十分离奇的感觉。我总是不能自控地出现很多年前的一些片断还有纠结了你们十几年的爱恨。后来一朝消散,竟然用这样惨烈的方式。甚至选择了这样一个四年一祭的日子。
你永远长眠在花季里,那就真正永远不会长大了。那是多少人羡慕的事情。愿你在天堂里安息,忘记掉所有的恨与成长的痛。forever young.

那天陪着坐到了天亮。一直浮现着cranberries的这歌。还有那些年的流年过往。我发觉记性那么差,大多数不经拯救我竟然如失忆一般茫然一片。就跟前世一样虚无缥缈。
今天知道一些事情。越想越是背脊发寒。命运真是一件极其可怕的所在。因为我一个宿命论者。于是我决定此生不再算命。有的东西,我宁愿我不知道。
天野哥哥写过一句话,相遇是一场恩泽。
如果不再究根追底地试图清晰命运的纹路,而是闭着眼睛听从人和事在命运中自由来去穿行。也许就不会哭的像你那么痛吧。

世事无常。因我们无法预料到什么时候会死。所以我们只能做到的就是在有生之年好好把握和珍惜所拥有的。我仍然害怕谈将来,谈将来就是对当下的不确定的一种自我安慰。据说911之后美国的结婚率上升了几倍,人们忽然意识到生命的脆弱,于是决定好好珍惜所有。恩,把每天当成是末日来相爱——今朝有酒今朝醉吧,貌似消极的态度往往是最积极乐观的态度。听EMO给我的似水流年的念白,黄磊说,我是一个整体悲观的乐观主义者。呵。他还说,我们往往把一生都想的太简单了。
我一直记得月华曾经跟我反复地说了四年的这句话,世事无常。这时通常我会本能地反应到另外一个词语:会者定离。意思是,能够相遇的人就一定会离别。但是记得有人补充过,如果最后没有分开还在一起的人,那么就会有百倍的幸福。

暮沙送了我一句她很喜欢的话:Marin,under the streetlight,dancing by herself,is singing  the same song somewhere,i know ,is waiting a car to stop,a star to fall,someone to change her life.恩。来自于芒果街上的小屋。——玛林,街灯下独自起舞的人,在某个地方唱着同一首歌,我知道。她在等一辆小汽车停下来,等着一颗星星坠落,等一个人改变她生活。
让我就那么闭着眼睛不自知地穿越命运本身。等待所有的遇见与改变。

记得要在我的葬礼上放声音与玩具的《不朽》当作挽歌。
没哭泣啊 没分别啊/没有人再记得你的名字啊/没时间啊 和黑暗啊/没有目的再存在你的前方
深深亲吻吧 紧紧拥抱吧/再看一眼你深爱的人吧/擦干眼泪吧 采束百合花/如果你永不会忘记她/送给她鲜花 为她歌唱吧/如果你会永远爱着她


若我离去。后会无期。
真是一句矫情又辛苦的话。


  Posted at  2008-03-03 00:01:06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我要哭了。。你们没看明白这是篇悼文吗?。。我写的不晦涩啊。。还有。死的不是我。。
Posted by 小蓝 ()  at   2008-03-03 18:25:53  [回复]

"在这个忧伤而明媚的三月,我从我单薄的青春里打马而过,穿过紫堇,穿过木棉,穿过时隐时现的悲喜和无常。" 又一句矫情又辛苦的话,很应景。
 回复 君君 说:
我一点都不喜欢你的这句留言。你没看明白我在说什么
(2008-03-03 18:28:34)
Posted by 君君 ()  at   2008-03-03 16:44:41  [回复]

恩.我会想你.很想很想...
Posted by 木鱼 ()  at   2008-03-03 16:42:5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