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的lonely planet
每天看到四十三次日落的孤寂星球。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我的摄影网站:http://www.winterblu.com


倾城    -[Photography]
Time:2009-08-30
Tag:

 

 

地中海边古希腊遗迹中风化的海神像^_^

后来在古希腊的剧场又遇到,他跑过来说"嘿,你刚才在拍我".他来自墨西哥,旅行之中总会遇到来自一些神秘国度的独自旅行者,比如在巴勒莫海边遇到一个独自在海边看书好看的男孩子灿烂地和我打招呼,来自目前只存在于地图幻想中的埃及.在他们眼中,中国也应该是很遥远很神秘的地方吧:)我说"你坐在石头上冥想,看起来像是风化的波塞冬的石像",这个墨西哥的男孩说"我想我可以给你我的email,你可以把照片发给我...."可惜这时候朋友走了过来,他也许是有所误会我和朋友的关系吧,就尴尬地笑笑走开了.于是我就发在这里吧,虽然他肯定看不到^_^

不过关于"艳遇",这有那么一回的.首先我的定义是"美丽的遇见"都可以叫作是艳遇.

那是在Siracusa,就在Malena经过的那个市中心的广场,我忽然找不见什么东西,去广场露天cafe借,旁边一个男孩忽然抬起头来,绽放开来一种心照不宣而又异常灿烂的浓重笑容,笑容里似有指代.我发誓,真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白人男孩子,这一笑,用中国古话说的"一笑倾城"也一点都不以为过.我刹时之间呆立在那里,不由觉得这笑容不可逼视,顿时觉得自惭形秽,连搭讪的勇气都没有,就匆匆走了.

后来坐在bologna黄昏大教堂的台阶上说给朋友听,朋友却解读出了他这一笑的含义,原来<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里有那么一个极其类似的场景,太过经典,转而变成一种符号学的含义,那男孩一定是以为这是一种默契,他也许觉得他懂得你这个无意识的动作呢?我说我压根都不记得这电影的具体内容了,太早看的片子.根本就是一个巧合.她说,世界上太多偶然其实都是必然,也许他坐在那里正想到电影的场景,某种磁场牵引着你过去发生了那么一幕呢.我说,嗯,这个故事到此戛然为止是最美妙的,如果搭讪或者有了下文就实在太过恶俗和累赘了.

奇怪的是,那个男孩具体什么样子我已经模糊一片.原来太过美丽的东西可以超越形骸,徒留气场的震慑,只单纯留下"美"这个词语的本身的震撼.我们看过的很多风景,经历的很多人和事,在记忆久远里具体形状已经磨蚀得斑驳不清,只留下一些抽象而无形的气味和感官作为记忆的载体,我们忘记了美的客观构成,却深刻记载了美本身的主观印象.大致如此,也就足够了.

对于很多耿耿于怀,我也终于明白,在被主观变型和扭曲的记忆里去试图拼凑和还原事实的真相,这终究是徒劳.只要曾经美好过,那就不必介怀了.我终于放弃了试图去按图索骥寻找过去的真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于劫后余生这件事情...这几日心情果然像是云霄飞车.我昨天饭做了一半就觉得再也无力支撑,就丢下一烤箱的食物,失魂落魄地飘出去,随便找了一个方向不知道走了有多久,一直近似于走到郊外.也许是我失了魂似的神情太过于恐怖,一路上无数路人侧面,我茫然地发现,抬起头,无论是路边饭馆靠在门口的厨子,带耳机等车的hiphop男生,无所事事的阿拉伯人,开车经过的司机,都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眼神向我行注目礼.一直走过商业街,走过郊外的马场,走过阒寂无人的林荫小道,走过火车的桥洞,最后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走到了哪里,也不觉得累,路灯把我的影子投影在墙上,斜斜的,很难看,甚至有些畸形,我下意识地去看自己的身体,是不是真的如影子那样变形.最后终于停了下来靠着一根电线杆,无力虚脱地慢慢滑下来,失声痛哭.我以为这一年我已经学会足够淡定,足够处变不惊临危不乱了,可是这一刻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可能的结果,连设想的勇气都没有.我甚至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勇气面对余下的人生.我甚至打电话去定周二回国的机票......回家之后,我对淑芬说,我什么都不想去面对,让我先睡一觉,天塌下来先让我睡一觉,然后我倒头就睡.

不得不说,近三年来,我没有慌乱失态成这个样子.

果然我从某天开始不再做噩梦,这一个梦居然是很美好的.无比冗长,气势磅礴,可以把我所经历的若干人生用一种恢宏无比的速度融汇贯穿起来.有一个片段是这样,我和榨菜,还有榨菜帮里一群兄弟,糖果妹(在这个场合里,emma还是沿用旧称呼比较合适),天夜,star,黑山,大川.....一大群人在一个神奇而又很繁华喧闹的古堡里,然后我们坐上了一种神奇的公共交通工具在古堡里穿梭,嗯,好像无轨的云霄飞车那样,高度落差极其惊人而又极其迅速,从一个场景穿越到另外一个场景,我们时时快乐地尖叫,遇到有几千年历史的雕塑,这种云霄飞车就极其灵活地转弯,从它们身边挨着擦身而过,然后我们到了一个石洞里,坐在石头桌子上吃饭喝酒,而头上的石钟乳滴滴嗒嗒地滴着水......

差一点,我以为,我所有作品的原稿都没有了.也许回头看看别人会觉得只是小事,可是这一刻我真正明白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东西.我甚至发誓从此要当一个好人,发誓改掉一切坏毛病.....我甚至想,这也许是一件好事,可以从头来过,重新开始...早上我打电话给家里说我要回国.似乎我真的就那么迅速地做了这个决定.然而然而,我的这种"遇到再大的问题先睡一觉"地治疗方法还是很有用的,把所有消极负面的情绪控制在一个晚上,然后镇定地想办法解决:)

终于终于,我的作品全都没有丢,他们好好都在.同样幸运的是,我刚走进家门,一场倾盆大雨就接踵而至.那么多天憋着没有下下来的媲美台风来临的豪雨终于以一种排山倒海的姿势降临了:)我一边用簸箕清理积水,一边快乐地想,这场雨之后,粗糙温暖的秋天就该无声无息地来临了吧:)

P.S.每次想到秋天我就想起solo,那么,榨菜是明亮的春天,Emma是火热的夏天,我就是冬天,因为冬天很寒冷,所以我就给你们带来无尽的温暖:)


  Posted at  2009-08-30 06:44:43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