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的lonely planet
每天看到四十三次日落的孤寂星球。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我的摄影网站:http://www.winterblu.com


境界说    -[Attitude]
Time:2009-08-31
Tag:

When the last one falls I must go...欧亨利的小说<最后一片树叶>里面的句子,当最后一片叶子飘落,就是我离开的时候....刚才MSN上有人发来这句话的时候,被小小震颤一下.

今天听到最震撼的一句话是EMO说的"你什么时候能放得下别人了.你就能找到自己照片缺少的东西了".一直觉得自己活得太过于自我,忽然才意识到,原来恰恰我太在乎别人的评价才不能在创作里真正地抛开束缚,完全找到自己想表达的东西.离一个艺术家所需要的,我还不够自我.这个"有我之境",是关于自我存在,等到再进入更一层的"无我境界",连自我也不必出现亦足够了.这个减法是一种逐步剔除,无我的时候,也是内心真正安静的时候.

或者说,我就是那么自我,那么自以为是,那么把自己的主观当一回事,那又怎么样了,哈哈:)我就是很拽很吊很自信,我就要当个坚持自己逻辑的偏执狂,and,so what?起码这样走下去,我内心很快乐很满足,这已经是人活着的终极意义了.

杜尚是大师,安迪霍沃尔是大师,但是更多前仆后继者的创作者的动机并不是以名利和主流认同感为存在价值的,而是以自我实现为满足的.即使只有自我认同那也是一件此生无憾的事情,如果做着不符合自己价值观的创作,那即使获得了全世界的肯定,也一定郁郁寡欢.爱因斯坦自己最不重视的研究成果为他获得了诺贝尔奖,而他引以为傲的理论却得不到广泛的理解,又因为现实里无法用科学实验证明而孤标傲世,其实我想他孤独得很快乐.

我在想,为什么要愚蠢地去和注定仰望你的人解释呢----他们仰望你的不是你鸡同鸭讲的世俗成就,而是心灵的自由和快乐,又不是争取联合国席位,要玩命拉拢第三世界.

或者说,如果在每个不同的境界里,我连对自己创作的成就感都消失了,那我也好不用去创作了.记住,创作不是服务行业.最重要的是忠实于自我.如果说有好坏高下,那不过是认知上的领悟过程罢了.

王国维提出古今成大事业者必须经过三种境界说,第一种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第二种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第三种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概而言之,迷惘--执着--返朴归真,而我的理解是,是:以物喜物悲,容易受到各界的影响---近似于偏执地坚持自我并且内心强大已经看不到其他的东西,只有自己执着的东西了,"有我之境",这个境界倍受煎熬---"无我之境".不以外物悲喜,能够剔除虚假繁荣,看清本质.

感谢EMO点醒了我,让我彻底从第一层迷茫的境界里忽然彻底走进了第二层境界里.虽然他也是无心的一句从我的自我剖析里引申出的话,我勤于思考地在这里拓展了一下.我也终于明白CC一直要我明白的东西了.嗯,谢谢你们.

唐朝禅师吉州青原惟信说的一段话(见于《五灯会元》第十七卷):“老僧三十年前未参禅时,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及至后来,亲见知识,有个入处,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而今得个体歇处,依前见山只是山,见水只是水。”禅宗是最具有形而上意味的思想存在形式,最高的境界自然就是拈花微笑,次境界则是打机锋,最次的才是经书.

简单地说,我照片里放不下别人的做法就仿佛是,我看到一座山一片水,这时候有人恶作剧地说"哦,那不是山,是块大石头,那不是水,是一滩尿"于是我就开始怀疑,是自己看错了么?等到我真正进入第2层境界的时候,我会指着一块大石头一滩尿说"看,这就是山,这就是水"我说是就是,这是我的逻辑罢了.等到境界再上了一层,我会对着山和水说"那本来就是山和水么,你即使给他们换了一个名字和定义,不过是参照系不同了,他们依旧还是那个东西,你甚至可以说水的名字叫山,山的名字叫水,他们不过就是叫法不同罢了"

王国维说"有有我之境,有无我之境;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然而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经历"有我之境"如何进入"无我之境"呢,在第一层境界里,万物的色彩还是由得别人的影响的却怀疑自己的幻觉,第2层境界里,会觉得万物本来就是自己看到的,哪怕是幻觉也是真相,第3层境界里,万物的形骸已经不再是重要了.即使是万物原本的外形,或者是别人的影响,似乎任其是什么都好,都影像不了核心本质了.也许,它们本来就是这样,自己或者是旁人,都是想太多了.道家的哲学里,万物不仁,万物无情,再怎么被赋予人为的意义,都是想太多了.

关于这个问题,西方从叔本华唯意志哲学到尼采到海德格尔一番纠缠最后才尘埃落定.忽然觉得这个话题很有意思,不如等我稍微整理一下然后就<人间词话>做一番笔记:)

今天和精神病医生C同学闲聊,最后我说,原来坚持拥有自我意识是和魔鬼的交换.这样的自由背后的代价实在太大,我越来越有上了贼船的感觉了.可惜已经飘洋过海,我再也没有机会也不打算下船了....

还有5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曾经固执地认为自己活不过25岁.似乎现在就要打破这个咒语了.EMO要在夏天的尾巴去看北方的大海了,于是叮嘱要在海边帮我捡一块石头当作是生日礼物^_^


  Posted at  2009-08-31 07:19:37  Edit | Trackback(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