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的lonely planet
每天看到四十三次日落的孤寂星球。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我的摄影网站:http://www.winterblu.com


节制    -[Photography]
Time:2009-09-01
Tag:

以超记录的速度,两周(其中还包括了一个festa)转好了专业(瑶瑶啊,被我气死了吧,嘿嘿,你转了半年啊啊啊...人品好挡也挡不住啊).好吧,我现在正式成为Facoltà di Economia的学生了.

某同学即兴又极其不厚道的做法,让原本住得好好的和睦大家庭面临支离破碎,严重影响到了我们的日常生活.现在是小广告一则:bologna的piazza unita附近有一房间出租,有阳台,限男生,单人间350欧/双人间400欧,交通便利,楼下有27路以及PAM超市和中国超市,有意者请联系我(3275372426).请在校内和facebook上看到这篇的同学帮忙宣传一下.

顺便再招募一下,谁要一起去威尼斯双年展的?或者等电影节开幕了一并去.呃.就怕人太多到时候.

我好愁啊T T诸事混乱,真正多事之秋.简直和去年10月有的一拼.希望everthing will be fine吧.我和淑芬打算去宜家给滚滚挑一个妹妹,希望新宝宝能够冲冲喜^_^话说我家的那四个小家伙,有一天我睡午觉,把他们挨个排好,然后自己也保持队形睡在他们旁边,淑芬回来一见都郁闷了-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满大街奔波终于找到一家免费换旅支的地方,之后和kyo同学突发奇想坐了半小时的车跑到一个满眼除了山还是山却没有人的地方,然后很有雅兴地走了N小时的山路,整个画面配合阳光和蓝得发指的天空像极了一部台湾文艺电影.连荒原上孤立的树都那么有性格.嗯,真是开心,这个夏天又认识了一个创作和意识形态上都很聊得来的朋友.我们打算秋天好好做一点东西出来.这个让人心力交瘁的夏天结束之后,我对秋天变得踌躇满志起来.

继续昨天的话题,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是,问了在创作的一些朋友,会不会有像我这样的间歇性的自信心崩溃的问题,一会觉得自己很NB,一会又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才发觉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几乎是一种谁都有的必然的毛病,就好像solo那一年回国的时候我们说的,总是在觉得一无是处之中找到希望,又凭借着这一点点希望支撑下去.然后循环往复,似乎这就是一个常态.很煎熬很折磨人.

其实我有我作为精神贵族的骄傲和清高,可是我在觉得自己很NB时候表现出来的自负恰恰正是我自信心崩盘时候自卑的映射.这本来就是成对出现的.所以创作有的时候必然需要一个环境,大家互相支持互相鼓励坚持下去:)那么,加油吧!

而郭老师今天教育我说,我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够自信,需要靠分享自己的心得去获得别人的认可.别人的评价往往会给我沉重的负担,应该去墙角把脸皮磨厚了再进行下去.不然这样离艺术家还很遥远.通过昨天写的那篇blog里所写的思考之后,我深以为然.具体不自信的表现还在于,我需要靠大量引用来证明和支撑自己原本的观点是成立的,需要考别人的认可来获得坚持的勇气,其实这些都是内心不强大的表征,并不是说我缺乏自我意识,而是对自我意识缺乏强大坚韧的信心,其实,别人的意见,终究是很虚妄的.往往忽悠人的不是你观点本身的对错,而是一种压迫性的自我意识的辐射.我想,等到这种在"自负"和"自卑"之间反复的状态拨茧抽丝之后,我淡定而安静地觉得"我什么都不是"之后,正是"当你自觉无力为王之时,就是你为王的时候",在这种"无我之境"里,不管你是自信还是自卑,这都是客观事实了.我想这种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的心态和最初的有所不同,正如苏格拉底越思考越发觉自己的无知,庄子到后来说"以有涯(生命)求无涯(学问),殆哉!"明白了这一节,心态就自然平和了,应该是说,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并且在浩瀚之中认识到了自身的局限和渺小.

而在进入第2层"有我之境"的时候,正是你的情绪从上下波动的"自负"和"自卑"里逐渐趋于平和,变成一个有固定斜率的直线,这种条平衡的直线就叫作不卑不亢的"自信",这个时候,外力已经无法改变你心内里所执着的理念了.

实际上,任何人都避免不了这个逐层递增进入的规则.就仿佛这个比喻"未知生,焉知死".我想,从前种种纠结和内心的焦灼,还有自负自卑如月亮阴晴圆缺的交替,都是我无法逃脱的心路历程.这时候,无为不去抵抗自然规律正是最好的做法.

在图书馆忽然找到港版张爱玲的<红楼梦魇>.很是惊喜.可惜都是竖排的字- -|||读竖排的字我真宁可去看英文的书....还找了本台版的Artaud的<剧场及其复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实现在拍的很多"风景照",是我尝试用一种静默不抵抗的述说方式来表达某种节制.这个浮躁的年代,我们需要的是倾听.然而,这些东西又和景物是没有关系的,他们只和我有关系,它们只是一个物化的载体."不是机器在拍照,是人在拍照".拍没有人的人像照,拍充满景色却不再讲述所见的故事.

它们只是在那个时刻击中了我,我内心所想表达的情绪和眼前所见的东西在某种空间里波动的频率很相似,于是互相应合在共鸣腔里发出按下快门的信号.

免费相册



  Posted at  2009-09-01 07:41:49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