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的lonely planet
每天看到四十三次日落的孤寂星球。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我的摄影网站:http://www.winterblu.com


太阳以南 国境以西    -[梦呓─Deamer]
Time:2005-09-29
Tag: 过往
嘘.我知道村上有本小说叫<太阳以西 国境以南>
我要和他说的不是一件事儿.哎
我终于把我以前写的小说的结尾想起来.就写在下面.我怕我是最后一次想起来
花月哥哥BLOG里的小说写的有够暧昧滴.早上起来看到.就忍不住想写几句.
有那么一个晚上.天黑得和果冻一样冰凉浓稠滑腻.就好象全世界的黑色油漆都泼了过来.一层一层密密地刷了一遍又一遍.把所有的缝隙都仔细地掩盖起来.那么也是不很确切的.星星总还是有的.就好象一块巨大的幕布陡然剪开若干个口子.促不及防地砸下来几点光线.这绝对没有这黑暗减轻一丝一毫---就好象是欧洲黑暗冰冷的时代里的歌剧院.从最上面泼下来几根微不足道的光线.不过让人更清楚地可以瞥见那些演员脸上悲伤的神色罢了.
我既没有走失我心爱的大象.也没有丢掉我废弃多年不去抚摩它的猫.我只是提着一袋食物.很慢很慢的走回去.袋子里装着柠檬一只.白底蓝条的mild seven一包.半个吃剩的三明治,吞拿鱼和冷的生菜做的.七分之四瓶淡绿色的朗姆酒.此外还有几张唱片.一小盒过期的饼干.还有刚才那个女人给我的一个大木头盒子
那是沈澈死后的第十三天又七小时二十五分钟.天黑得有些太过干净.此外并无什么异常.我照例是慢吞吞地走着.我走路的时候不习惯思考问题.因为我通常一思考问题走路就会不知道该走那只脚,会绊在一起.所以我还没来得及思考这件事情.那就是沈澈到底到哪里去了.
那些在一个又很一个很漫长的秋天都里让人想不清楚的问题.就是那些人现在都到哪里去了.忽然间就发现自己像落单的鬼被抛弃在荒野上祈祷.如果我可以把全世界的荒野都拼凑在一起.然后我想我就可以肆无忌惮地站在那里呐喊.我用我的分贝的高低来鉴别我对一个人的爱.就像如果我可以把我和沈澈之间的距离对折一百零一次.那么遥远而漫长的距离.可以不可以把那些消失掉的人对折到我的面前.
即使跨越生死?
对.即使跨越生死.
今天的事情其实是这样的.吃晚饭的时候我照例往唱机里丢了一片CD.Cocteau Twin的《Four-Calendar Cafe》~~~~
不写了.占位置去了......

  Posted at  2005-09-29 00:00:00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我要听我要听
Posted by 近似于透明的深蓝 ()  at   2005-09-30 00:00:00  [回复]

姐姐 我买了VITAS的CD
Posted by 榨菜cy ()  at   2005-09-29 00:00:0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