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的lonely planet
每天看到四十三次日落的孤寂星球。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我的摄影网站:http://www.winterblu.com


Smell like teen spirit    -[梦呓─Deamer]
Time:2010-01-21
Tag:

早上看到豆瓣推荐彭坦Unplugged新专辑<Easy>.又一次听到那首<少年故事>.还是被狠狠地感动了一下.这个版本叫作<少年>,没有当年那么"欢快"(请原谅我用这个词),而是拖长了声音,配合着吉他尾音的拖沓,更像是一种落寞的缅怀."是谁的青春期如此的漫长,或许有委屈或许还迷茫,这喧闹的歌声唱不尽过往,直到喉咙沙哑,直到精疲力尽...."我想某一瞬间它打动了.那些喧闹的歌声辗转呼啸着一个一个面目模糊的过往,我们就是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它们从present变成past,剩下来的泛白的仓促,正如Bohumil Hrabal那本书名所概括的'过於喧嚣的孤独'(Too Loud a Solitude).

我的青春期又是如促的漫长,早慧却晚熟.对于人情世故始终抱着慢热的敌视态度.而那个来自武汉的少年,是彭坦,又或者是田原.在记忆里,那个时候我也还是一个少年.戴着耳机,无厘头地跟着哼"我祝你节日快乐...哇哇哇哇呜哇噢"又或者是那首潮湿的<南方>,然后把MSN签名改成"暗恋彭坦的人那么多,我也算一个"

豆瓣上有一段评论说的很好"对我来说,民谣是多么摇滚的一件事。 那些胸有成竹的男女,抄一把吉他往那一坐,空气耳际就开出话语。 天知道这群安静坐着的人,有多么强劲的心跳。 他们缓缓深沉的歌声里,有多少激情柔化,柔情激发。 如果说听来都一样,那就是都是一样的简单,就像这张的名字,easy. 


唱<少年故事>时候的彭坦. (请原谅我是一个很没有内涵的颜控,水果长的不好看我都不吃)  

如果我现在很无耻地问别人,你觉得我们还算是少年么,那么一定会被一巴掌拍飞.然而我扪心自问似乎我就一直很无耻地保持着这样少年的心态,丝毫没有意识到我已经是个26岁的老女人的觉悟.I'm Puer Aeternus.大概我就是一个很荒唐的恋青春狂,我甚至很恬不知耻地和妈妈说,我始终觉得我的心态还是20岁,你也要学我,你觉得自己几岁就是几岁.身边的同龄人就算不断有人结婚生子甚至是离婚了,我还是很固执地觉得,这是离我很遥远的世界,我潜意识里构筑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属于自己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地觉得我才20岁.相由心生是一件很妙的事情,所以我自动过滤选择性听觉--啊,别打扰我,我的青春期还没享受过瘾呢.

其实人不是被时间催老的,而是被世俗的欲望和压力逼着老的.真正保持容颜不败的秘诀并不是用那些瓶瓶罐罐去遮掩,而是保持内心的纯净和真实.我面对同龄人有着起码的羞愧,至少围绕着我的都不是名利房子车子结婚的世俗欲望和压力,而是音乐书籍电影艺术旅行这些虚无飘渺的东西,我不知道这样的好日子还有多久,我不知道我还能少年多久.我甚至在猜想,我的阶段性社交障碍是不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方式,一种守护自己内心世界的本能.我常常说到诸如孤独之类的词语,我猜想,是因为我被困在自己的世界里走不出去了.甚至我根本不想走出去.在内心的neverland里我青春永远不枯萎,我的模样不会凋零,我是答应了peter pan永远不长大的wendy,会开怀大笑,也会伤心地哭起来.时间在我身上的痕迹就是我把同情心和怜悯逐渐上升为一种良知,约翰伯格说,风格来自内在,但是风格必须从另一个世界借来保证,然后将这保证借给当下,而借用者必须留下另一个时代的抵押品,热情的当下太过短暂,短到无法产生风格...有人向过去借取,而有的人借自革命性的未来.

smell like teen spirit..我确信nirvana这句话是对我贴切的形容,少年心气.I keep my blood as a rebel


  Posted at  2010-01-21 20:46:54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哎呦- -。。。我前几天QZONE里放的也是他的歌呢
Posted by 丸子 ()  at   2010-01-25 12:15:25  [回复]

原来我对包子脸有特殊嗜好..
Posted by 深蓝 ()  at   2010-01-22 18:46:10  [回复]

我甚至觉得这就是劈过的丸子 = =///
Posted by zhacai ()  at   2010-01-22 09:13:18  [回复]

丸子跟这照片长的真像...
Posted by zhacai ()  at   2010-01-22 09:12:2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