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的lonely planet
每天看到四十三次日落的孤寂星球。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我的摄影网站:http://www.winterblu.com


Suliko    -[文艺腔]
Time:2010-02-11
Tag:

 

我还想说的是,颐和园的原声真的很棒.电影里的80年代气息总是让我心潮澎湃。我总是类比为美国60年代,Beat generation,不是因为他们没有理想,没有信仰,而正是因为理想和信仰在现实的剧变面前轰然倒塌,找不到方向导致精神上的流离失所。传统欧洲左翼人文主义思潮认为,苏联的建立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用一种理念建立的国家,可是他们随后都失望了,约翰伯格坚持了二十年,也终于走到他们的对立面。忧伤地叙述着那些切割在土地上看不见的伤口,呼唤着,谁来为他们止血。电影在处理这些变化的时候,柏林墙倒下,冷战结束;苏联解体,香港回归一幕一幕切换那些纪实的新闻镜头,配的音乐是黑豹的”don't break my heart",我心口确实感觉到一种堵得慌的闷痛,时代变化的太快了,我们甚至来不及停下来思考。

 

“也许是我不懂的事太多 /也许是我的错 /也许一切已是慢慢的错过 /也许不必再说/ 从未想过你我会这样结束 /心中没有把握 /只是记得你我彼此的承诺…….”

还有郝蕾神经质地在郭晓冬寝室带着一群男生唱蜗牛的家“给我一个小小的家,蜗牛的家,挡风遮雨的家。。。”

那些大学生冲上卡车,骄傲而倔强地在腥风血雨地大声唱歌。那些鲜活而绝望的生命,配合着崔健的”一无所有“。还有罗大佑的《青春舞曲》:

“聪明的你告诉我什么是真理。潇洒的你告诉我什么是真理。疯狂的你告诉我什么是真理。多情的你告诉我什么是真理。有多少的孩子在今天诞生。你要他们将来成为什么样的人。假如要学习一个女人欺骗的灵魂。你将会得到虚伪的纯洁温暖的矛盾。多少青春继续不回地下埋藏的。为自由付出的代价。是否我们已经忘记。黄花岗的灵魂。他们地下有知。能否原谅我们”

在历史发生转折的关键处,巨大的冲击下的人们,内心意识发生尖锐的裂变,信仰迷失,情感迷茫,生命虚掷……这是所谓“垮掉一代”的精神实质。

昨天偶然听到罗大佑写给三毛的歌“青春无悔不死,永远的爱人”。不知道是怎样的感觉,当我的青春逐渐走到尾声的时候,我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去燃烧了。"让流浪的足迹在荒漠里刻下永久的回忆“。其实何尝也不是一种情感迷茫,信仰缺失,企图浪费生命的做法呢,至少我别无选择。

 

电影颐和园里有两个场景深深地触动了我。一幕是郭晓冬在柏林,和一个波兰的女孩子走了一个通宵,凌晨的时候,他们坐在一个荒芜空旷的地方,波兰的女孩说“那么,北京是怎样的”。郭晓冬说“那么,华沙又是怎样的。”镜头切向远方,“那么,我们现在又在哪里”。看了真叫人窒息。

还有一个场景是时隔多年,郝蕾在黄昏的聚会上带着前尘往事的淡漠微笑跟着树下弹起吉他的女孩子唱起格鲁吉亚的民谣suliko,周围是那么喧嚣,以至于没有人在听,也没有人发现她脸上的悲伤。

“为了寻找爱人的坟墓,天涯海角我都走遍,但我只有伤心的哭泣,我亲爱的你在哪里。。。。”

在同一时间里,郭晓冬在柏林的街头,经过一个广场,听到广场上几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手风琴伴奏下,唱起这首歌,好像梦呓一般。

”我亲爱的你在哪里。。。。“

 


  Posted at  2010-02-11 08:09:37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