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的lonely planet
每天看到四十三次日落的孤寂星球。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我的摄影网站:http://www.winterblu.com


胡说八道    -[梦呓─Deamer]
Time:2010-02-21
Tag:

你张大眼睛。呆呆地看着所有你害怕失去的人慢慢消失在了地平线上。你想出声说点什么,你想说,不要走,不要走。可是你张大嘴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你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和失望,那些眼神在说。不要走,不要走。你只是个三岁的小女孩。你手里握着棒棒糖,另一只手里抓着一只断了手的布娃娃。它吊了一颗扣子,因为破旧,看起来有点灰扑扑的。你的眼睛里盛满了眼泪,却一直在打转,忍住,忍住,终于它们满到装不下,哗啦一声冲了下来。大颗大颗的眼泪,一滴一滴,滴落在手背上。可是这个时候夕阳是那么柔和,橘黄色的光线散落在黄昏的地平线上。

不善于表达那些真实情感的人。注定只能用另外一种方式去叙述。比如画画。比如写一些别人看不懂的胡说八道的字。比如拍照片。比如任何一种怪诞的行为。你只是想要那些你爱的人明白。可是他们终究摇了摇头,说,你在干嘛。然后转身离去了。

他们说,你平时疯疯癫癫的。他们说,你开起玩笑来眉飞色舞口若悬河。他们说,你曾经出口成章,过目不忘。可是他们不知道。你想开口表达真实内心的时候,张嘴说了半天,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呆呆地,呆呆地看着他们。眼神里充满了落水般无力的忧伤。像一只受伤的小野兽。那种呜咽和委屈的神情。

我拽拽你的衣袖。我想说,不要走。可是我只是轻轻地拽了拽你的衣袖。然后我什么都没说。然后你就看不见我的脸了。风吹成一种调子夹着那一去不复返的车声淹没了所有的试听。画面逐渐逐渐在记忆里褪色成黑白,最后模糊一片。

まっ暗で何も 见えない 怖くても大丈夫 

 

我终于失去了耐心。不要了。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去死吧。我不要了。

滚开。滚开。再给我全世界我也不要了。我不想要了。

其实我很想回家。

其实我走了太远。也不太记得回家的路了。

而且我也不太确定,我离开家那么久了,家还是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

就好像他们把我放逐在了有风的荒原上。

我在不停地奔跑。风沙迷离了我的眼睛。我摔倒了。然后我坐在地上。像个孩子一样伤心地哭了起来。大声地,哭了起来。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我终于能够像个孩子一样哭了出来。

所有的人都说我很坚强,其实我内心脆弱得像块破布。一撕就烂。我假装得很强悍的样子,是因为我害怕别人欺负我。所以,在没有人保护你的时候,你要学会狐假虎威,装出凶巴巴的样子,赶跑那些企图拽你摔下来的人。你精神紧张,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野兽。只能在半夜的时候起来一个人添伤口。可是装是装不久的。你装得很累。其实你天真得像个小女孩。想的要只是。一根棒棒糖。如果再有一杯牛奶就更好了。你说。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倔强无可救要。在你不确定你是足够幸运的时候,千万别像我一样,在摇摇欲坠的天平木上以为你自己能够奔跑。你有千万次摔下来的机会,除非你闭上眼睛。然后你就摔下来,带着一颗破碎的心摔下来。那块烂木头在嘲笑你。然而大地说,你曾经抛弃了我,你不再属于这里。

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想象力的收集者。可是我始终活在想象力里。从幼儿园画第一张蜡笔画开始,想象力就一直是我唯一的天赋。

而且我也终于知道,我是用了什么去典当了我想要的生活。我也终于知道了。我的当下是向什么时代去借去的。

完了。原来这一切一开始就是一个悲剧。你想要的往往不是你必要的。而你失去的,往往就是你找不回来的。


  Posted at  2010-02-21 03:01:58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怖くても大丈夫:)
Posted by zhacai ()  at   2010-02-21 11:25:4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