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的lonely planet
每天看到四十三次日落的孤寂星球。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我的摄影网站:http://www.winterblu.com


生活啊生活    -[Life in Italy-bologna]
Time:2010-03-07
Tag:

当我一个人走在小巷子的时候,忽然啪的一声,所有的街灯在一刹那之间都亮起来了。很奇幻的感觉。于是今天深夜的时候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无声无息地,所有的街灯在一刹那之间都熄灭了,像是遁入黑暗之中。

没完没了的presentation折磨得我快疯掉,那些绕口的政治术语比如“institutionalization”这种单词。课表排的莫名其妙从早上9点到下午7点,中间没有休息和吃饭的时候,于是我只好一天吃一顿晚饭。同学建议不如大家集体穿睡衣来示威。天气一如既往的神经质,春夏秋冬交替出现,一天之间雨雪天晴轮流上场。十分刺激。那天上课的时候我用手在梳理头发,忽然下意识地狠狠狠狠一拽,我都被自己吓了一跳。break的时候同学走进来说看见我说,为什么每个人都很生气的样子,我说你怎么知道我现在很生气,她说,因为她也很生气,大家都是莫名的,很生气。

去拍了一场意大利全国性的反种族歧视的大游行,还人手一张假意大利护照。然后发在facebook上的时候,我写,有色人种在哪里生活都不容易。小GA马上跟贴说,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知道的,我在中国受到过多少种族歧视。我只是弱弱地说,好吧,白色也是一种颜色嘛。

音乐欣赏课的71岁来自奥地利的老师超级有范儿,尤其喜欢研究中国的乐器。还有一个同样来自奥地利的东欧抑郁男款的交换生是我一贯喜欢拍用头发挡住半边脸的类型,我打算在音乐课结束之前打着摄影的名义去骗到联络方式- -参观了一个有很多形状奇特的乐器的音乐博物馆,看着莫扎特少年的画像,忽然很哽咽。

有一天忍无可忍地跟着班里两个男生逃课去了,顺路拐上了一个我很喜欢的西西里女生。我说我真TMD地恨坐在教室里,某男生说,因为我们是天才。我们逃课的主要内容是去拍这个城市恶心的涂鸦,去看一看这个城市到底有多丑。

我们在做的一个计划是关于墙壁涂鸦,于是大家都在找涂鸦的画家,一筹莫展。然后今天就有个莫名其妙的人来我的facebook上加我说ciao,然后我惊喜地发现天下掉下来了个涂鸦墙壁的画家。Bologna有个特别牛的涂鸦和vedio的艺术家叫blue,于是我很冒险地写邮件给他说,你好,我也叫blue, 你看看对我们的计划有没兴趣。。。。

Joy的生日派对我们四个中国女生和三个意大利男生还有一个阿尔巴尼亚的男生去吃了一顿蒙古烤肉。然后去了一个很试验音乐的派对。有一种曲奇和FB上的那个测运气的幸运曲奇一模一样,我那块里面的字条是“oggi tutti cambia per te"(今天一切将为你改变。 )Jiulia问我晚上会不会喝醉,我说i really hope so。然后我们就相视大笑。

主席同学问我要不要下周去罗马跟他们去开使馆的学生会议。我说,只要能离开bologna几天,去哪都好。何况报销路费。不管去哪里,只要离开这里。

某个周末去了波兰mm家的化妆派对,人人都极其有创意,可是就我没有化妆成什么,我只好尴尬地说,呃,我打扮成一个如假包换的中国人了。有个人跑过来和我说中文,然后说因为他女朋友是中国人,一问名字------我说我想我们半个月前聊过天----就在他女朋友家里,她开了免提让他用中国向我问好来着。世界果然小。然后和一个德国的博士聊了整晚,回去一加fb,发现他又是我某位朋友的朋友。这样的事情常常发生,比如某天上课的时候,隔壁的MM就指着FB上我无意拍到的路人甲说,嘿,这个是我朋友。bologna真是小。

在我郁闷到都怀疑自己又抑郁症的时候,津津同学在学雷锋日很大义凛然地让我骂了一顿,果然这比他开个榨菜的自闭症药房(去听周立波和郭德纲)要有用的多:)马上就爽了。可惜这个时候他打了一行字“你说完了么,我可以打开音箱了?”哎,原来完全没有在听啊- -|||然后他非常激情地给我说了他的创业计划,然后说,你加入进来,我保证很多年之后,你会明白,这是你人生中最英明的决定。嘿,你怎么都不兴奋啊-----不管怎么样,我觉得能做一点事情总是好的。

沈同学问我,你觉得我算不算是一个好青年。然后我也反问,那你觉得我算不算是一个好青年。那么我的问题是不是我太动荡了。他说,你就是张爱玲她妈,张爱玲说她妈就是天边一朵飘来飘去的浮云。我说,好吧我听明白了,这就是我追求自由的代价。他反复地絮叨“万物都是守恒”的,这句话其实有个更通俗的版本就是,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不过我说,谢谢你,这句话是我最近听过最好的药。他说,都说我们的灵魂靠的很近的嘛---因为我一开始在嘲笑说我还是个少年他却变成了个大叔。

今天晚上去见了一个乐队的经纪人,他们乐队爱上了我的照片,非常期望我能给他们拍宣传和广告用的照片。而他们乐队的音乐和我的照片的确有一种微妙的感应,超越语言。所以非常期待能一起创造点什么东西出来。然后经纪人对我说,我不知道你相信不相信命运,可是我觉得你的出现,不是巧合,就是一种命运。

然后一个人瞎走,路过一家画廊,看了一个展览。脑子一抽就去找画廊的人谈了,他们说我可以发作品过去,如果有机会的话可以尝试合作。之前bologna有个艺术展,确切地说是画廊的会展,全世界来了不少画廊,米兰东京纽约柏林。。。我收集了一大堆画廊的联系方式,准备挨个儿去发我的作品。不过这个展会上倒是看到不少摄影的“真迹”,比如荒木经纬,比如那组狐狸跳上餐桌的。。。文化经济课上,有一节是个画廊经济来做的演讲,我下课的时候就去问怎么才能被画廊发现,她说,很简单,发邮件给我。哈。她说我觉得每个艺术家都该去学市场和经济,有利于个人推广,我说,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这里的原因。她说,这绝对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有一句话她上课说的非常有意思,她说,当代艺术家里厉害的那些,我们发现他们不是曾经是个punk就是个滑板少年。

然后跑去了一个留学生的派对,分别和一个刚果人,索马里人,波兰人,德国人,波多黎各人聊了一晚上,然后和两个说德语,一个说意大利语,两个说西班牙语的人跑去吃麦当劳,最后和波多黎各MM去午夜的广场上刷街。她给我讲她在苏黎世的火车站爱上一个陌生人,却忘记要他的联系方式。我说,没准你能遇见一次,就会遇见第二次。

然后回家,打开电脑。我等到戈多了。在德国的时候,我和F散步走到一个小山坡的时候,他说,当年他是在这里看完《等待戈多》这本书的,所以一走到这里,我就想起戈多。我说其实我们每天上网开着各种聊天软件就好像是在等待戈多,你也不知道你到底在等谁,可是潜意识里就是在等,尽管你开着他们,却没有和任何人说话,仿佛是在等什么人似的。可是戈多不会来,你最终谁都没有说话就关掉了电脑。F说,也许戈多终于来的时候,你却发现你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

Hello.stranger,I'm an alien,a legal alien.


  Posted at  2010-03-07 09:23:22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hi,还好么,好久没来看你~~
喜欢等待戈多的说法。
Posted by 靡谖 ()  at   2010-03-18 16:40:26  [回复]

同等待戈多...
Posted by zhacai ()  at   2010-03-08 09:40:07  [回复]

确实有够奇幻的~
我两天干掉两卷120,下周好像考试成绩揭晓的时刻啊,哈哈~
Posted by 罗宾 (http://sadiealupin.blogbus.com)  at   2010-03-08 07:34:5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