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的lonely planet
每天看到四十三次日落的孤寂星球。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我的摄影网站:http://www.winterblu.com


伤心小酒馆之歌    -[文艺腔]
Time:2010-03-08
Tag:

在Milan Kundera《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的最后,Tomas和Teassa回到战火纷飞的Prague,受尽世间冷热,只能去乡下隐居,有一天,他们在一家乡间的小酒馆热情的风琴声中跳舞,忘了今夕何昔。在从小酒馆回去的路上,出了车祸,双双死去。在那个从小酒馆出来的晚上,Teassa问Tomas,你在想什么,Tomas说,我在想我有多快乐。的确,这是他们一生最快乐的时光,于是在这样的快乐之中,他们出了车祸去了天堂。

在Prague的某一个夜晚,我们凭直觉找了一张波希米亚的小酒馆。在这个号称有全世界最好喝的啤酒的城市里,啤酒果然比水还要便宜。我记得我点的是pina colata.DJ放的音乐很美妙,有一点点微薰的摇摇晃晃的感觉。全用木头搭起来的小酒馆,仿佛就到了布拉格之春年代卡夫卡们聚会的小酒馆。没有所谓的舞池,波希米亚的年轻人们就在空的木头地板上随着性子热烈起舞,也没有所谓的舞蹈,只是拿着酒瓶子跟着音乐用肢体胡乱地跳,表达自己很快乐罢了。没有人会去在乎跳的是什么,好不好看。就好像是拉萨大理的那些某个小酒馆,陌生人聚于此,没有隔阂,这个时候人和人的距离会特别近,大家聊天,喝酒,唱歌,温暖旅途的孤寂,挥手告别的时候甚至不用问对方的名字,只是单纯地相聚而已。于是我也进入那群年轻人里,Hello,stranger,我也像 tomas和teassa那样在音乐声中忘记了今夕何昔,好像生命里一个永恒的瞬间,和此前此后都没有衔接,我忘记了自己是谁,从哪里来,此时此刻,其实我也不需要记得。

人的一生之中,能有那么几次可以逃离现实,像Tomas和Teassa那样暂时放下一切烦恼,在某个异乡的不知名的小酒馆里忘情地跳舞,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在德国小村里的那个除夕之夜,外面是纷飞的雪花。整个世界安静极了。我在这个村子里几乎也没有见过到有其他人。我们做了一大桌子的食物,也是木头做的厨房,从天花板到地板。CD机里放着beatles的温暖的歌声。我们喝着葡萄酒,暖橘色的灯光,静静地听着音乐。我忽然想起tomas和teassa的小酒馆,我说,配着beatles的音乐,很奇怪的感觉,我们现在仿佛是在某一个乡间的英伦小酒吧里。并且与世隔绝,甚至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没有现代化的一切,于是我也就混淆了时间和空间,仿佛是在一个轨外的和地球平行的静止的时空的。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不知今夕何昔。就那么短暂地逃离了现实,可以不去想一切烦恼,只是此时此刻。我说,我原来以为第一个在异乡的除夕会过出内伤来,没想到,很温暖。他说,我也是,很温暖。

在苏黎世,我在霍夫大街上一遍一遍地走,想找到那家Dadaism诞生的小酒馆。也许是沧海桑田,早就不复存在了。物不是人也非。

我很迷恋《颐和园》里的那个片段,在初夏黄昏的小酒馆外面,郝蕾跟着树下弹吉他的人轻轻地唱起那首格鲁吉亚的老歌suliko来,“为了寻找爱人的坟墓,天涯海角我都走遍,可我只能伤心地哭泣,我亲爱的你在哪里” 她脸上笑的那么平淡,却那么用力,仿佛笑着笑着就会流下眼泪来。

我发觉我一生都很享受“异乡人”这个名字,不是因为加缪,只是享受那种过客一般随时都会离开的意犹未尽,甚至有的时候觉得,我们旅行的意义,就在我们有了距离去思念故乡,体会那种叫作乡愁的东西。

不是矫情。有些放在内心里埋藏太深的东西,需要空间和时间才能体会它对我么来说有多么总要。

I am homesick for the home I've never had.

这张是我去年在Vienna的木头小酒馆里。旅途之中,某个可以喝着啤酒,写着明信片,体验孤寂和乡愁的所在。周围是听不懂的语言和世俗喧闹的生动。这里没有人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任何人。旅途中的小酒馆里总是盛满了伤心的人,他们企图逃离现实,于是可以在此时此刻忘情地大笑,笑的那么大声,仿佛期待永远也不要停下来。

可是我们又不能笑的太大声,一个人只有一个心脏,却有两个心房。一个住着快乐;一个住着悲伤。不要笑得太大声,不然会吵醒旁边的悲伤.

我发觉我可以对着陌生人滔滔不绝地说话,可是面对熟悉的人,我却张了半天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maybe I faked when I’m being myself most. I pretend when I’m exposing myself most. I’ve always been too serious to be honest.And now I’m awake. Since when? Since now.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实。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Posted at  2010-03-08 08:58:30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面对熟悉的人,还需要说什么呢,脑波交流吧~
Posted by 罗宾 (http://sadiealupin.blogbus.com)  at   2010-03-11 07:58:16  [回复]

小酒馆,借酒消愁下
Posted by inferzhang ()  at   2010-03-10 18:30:04  [回复]

事实比我们看到的复杂,却比我们想象的简单:)加油~
Posted by zhacai ()  at   2010-03-08 19:46:3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