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的lonely planet
每天看到四十三次日落的孤寂星球。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我的摄影网站:http://www.winterblu.com


清明节时雨纷纷    -[梦呓─Deamer]
Time:2010-04-05
Tag:

今天Bologna也下起了雨。仿佛也在祭奠清明节。这大概是中国所有传统节日里最悲伤里的一个了吧。所以我们可以说所有节日“快乐”,我们却无法冠在这个节日之前。(可是驹儿居然和我说“清明节快乐”我真的是愣了好一会),正如这个节日的名字“清明”,听起来也清清冷冷的。含蓄着无限哀伤的味道。昨天是“寒食”,这个名字也好美,寒食,杏花,细雨,江南,这几个词的组合就让人开始惆怅。我的江南,我的烟花三月的江南。我生长了24年却离别了2年的草长莺飞的江南。

我在那里的24年被人定义为感情丰富多愁善感,在这里的2年被人定义为冷漠缺乏感情甚至是冷血,这真是一个好笑的对比。我觉得也许因为我不是恒温动物,在少年的时候热血燃烧,在轰轰烈烈的失望之后,然后我的血就冷了。因为当初燃烧的时候,我透支了我的热情,过度地释放了光和热。现在只有一些余烬,强弩之末,毫无温度。温暖不了别人,也温暖不了自己。偶尔的一些善感情绪,也只是絮絮叨叨地写在这里---因为没有人关心,也没有人倾听,很好,我就说给自己听,因为我也不知道说给谁听。何况我发觉我丧失了当着人前表达的能力,我无法表达出来,当我面对着人类,这真的是一件异常悲哀的故事。后来我绝望地伸出一只手,无限接近的时候,别人缩回了那只手,然后我就不存有任何幻象和希望了。昨天发觉其实法语那一句ces't la vie,说的不是that's life,在法语里的vie和意大利语的vita一样,除了生活还有命运的意思,那么其实这句话该翻译成"that's fate"

用光写的字。摄影这个词语最初在希腊语里起源的意思就是”用光书写“

现在觉得杜牧那首诗写的清明是那么美妙“清明节时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路上行人欲断魂,然后借酒消愁,烟雨江南。一点一点的离人愁绪,一点一点的欲说还休。清明是一个充满思念和对故人的爱的季节,坟草青青,漫天纸灰。

古人写诗文,往往只有祭文是真情实意,感人至深的,也许只有到了这个时候才不需要掩饰所谓的矜持和哀伤吧。袁枚的祭妹文最后写“身前既不可想,身后又不可知;哭汝既不闻汝言,奠汝又不见汝食。纸灰飞扬,朔风野大”。归有光写项脊轩志“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纳兰写“清泪尽,纸灰起”。

还有张楚的那首用瑶族舞曲改编的《幽灵》--”朋友们,你们听到这个是幽灵,这是一首著名的民族乐曲,我给它起名叫幽灵,给它改编了,感谢原来的原作者,我把它送给在我生命中出现的许多很重要的人,他们已经不再了,这个世界,我很想念他们,这是一个礼物,在我睡着的时候,他们与我共舞“

Clapton Eric的Tears in heaven 是我听过最伤感的歌--纪念在天堂的人。几年前有一次大家在CC家吃饭弹吉他唱歌,CC坚决不肯唱这首歌,因为说这歌太悲伤了。呵。

 

Would you know my n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Would it be the s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I must be strong and carry on,

'Cause I know I don't belong here in heaven.

Would you hold my hand if I saw you in heaven?

Would you help me stand if I saw you in heaven?

I'll find my way through night and day,

'Cause I know I just can't stay here in heaven.

Time can bring you down, time can bend your knees.

Time can break your heart, have you begging please, begging please.

Beyond the door there's peace I'm sure,

And I know there'll be no more tears in heaven. 

如果我在天堂和你见面,你还会记得我的名字吗?如果我在天堂和你重逢,我们还能像从前一样吗?我必须学会坚强,勇敢地支撑下去,因为我知道我还不属于天堂。如果我在天堂和你相遇,你愿意握住我的手吗?如果我在天堂与你再见,你会愿意搀扶我站起来吗?再给我一些日子,我会找到我的方向的,因为我还不属于天堂。时间能让你倒下,时间能让你屈膝,时间能伤了你的心,你还是会一直向上天乞求喜悦。在那扇门后,我相信是块和平的乐土,于是我知道,我不再泪洒天堂。

 


  Posted at  2010-04-05 19:13:09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你過去的熱情在現在是通過文字的形勢傳達了
Posted by cc ()  at   2010-04-09 03:23:2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