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的lonely planet
每天看到四十三次日落的孤寂星球。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我的摄影网站:http://www.winterblu.com


fly away    -[Life in Italy-bologna]
Time:2010-05-07
Tag:

三年半前的照片:)和我banner的照片是一起照的。在原来XX studio的楼顶。

明天去欧洲摄影节:)欧洲还没有中国大。那么这个摄影节就相当于中国的平遥摄影节那样。还有man ray等重量级的展览。一定会很high。我的生活就是没完没了的party,concert,exhibition,festival,live show,travel,film,performing...真是美好啊,刚以艺术学生价享受了一场据说比在巴塞罗纳还要精彩销魂的佛拉明戈,上周在草地上喝啤酒看摇滚音乐节,摇摇晃晃旁若无人地跳舞,晚上又去广场上几千人一起听着50年代摇滚,有人拉我一起跳手腕手转圈圈的中世纪乡间舞蹈,下周歌剧院又开始上映比才的卡门...

暑假妈妈姐姐和伊伊决定来欧洲找我玩,下午在电话和妈妈计划,除了意大利,还有葡萄牙,西班牙,荷兰,比利时,法国,德国,奥地利,捷克还有匈牙利...然后等她们回国了我就跑去波兰小住,有三拨朋友邀请我前去他们的城市:)

上周末发生了一件极其乌龙的事情-----西班牙MM Lucia决定开车带我们去海边玩,于是一大早,我和Giulia和Valentina就兴致高昂地跑去汇合(可爱的valentina甚至帮我多准备了一套比基尼- -|||)然后开车五分钟之后大家决定去加油,然后加完油,开出不到200米,车停了,原来valentina帮lucia加错了一种型号的油,结果,车动不了了。于是我们地等了一个小时,等来了拖车,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车被拖走了---见过拖车的,没亲眼见到拖我们自己刚才坐的车的。在这一个小时里,我们买了啤酒兑柠檬汁,薯片零食,用手机放音乐,还拍着篮球,就那么酷地在路中间开了一个mid-street party.当然,海边没去成,我们带着全套在海边晒日光浴的毯子杂志去公园的开满白色雏菊的草地上睡了一觉- -

我们vision arts的workshop决定策划我的一个展览。我也正好练习一下怎么做shooting的project同时当自己的策展人(原来一个展览除了curator,还有director,project manager,designer,educator,budgetting manager,finance manager,marketing,construction team.....我之所以记得这些要拜我今天一个人寂寞地在公园里做了三份小抄所赐,抄着抄着就记住了)说起来这个workshop的分组也真是纠结,被人抢来抢去,搞的老师一见就说,vanessa你居然在三个组。确切地说,有五个组邀请了我(好像一共才七个组)。最后我退出了一个组(因为他们策划新人的展,而如果我想做另外一个组的artist的话我就不算新人了)她们摇头说,我们这一届就你一个artist(这个词语我实在不好意思翻译成中文,其实artist真正的意义是艺术从业者),大家都在找你。我现在的那个组深夜找我密谈,并且在电话里大喊we love you,最后我只能悲壮而无奈地跳槽。最后的结论就是除了我们这个组,还帮一个做cosplay的展当摄影师。下周末开始给中国学生做一个摄影课:)

我们的课越来越有意思了,今天的一个seminar我们做了一个博物馆phone audio.那个愚蠢的软件到底还是让我回忆起了从前在大学广播台做dj的时光:)可是我的英语播音腔很奇怪,搞的同组的Giulia一直在笑我声音很嗲。卡耐基梅隆来的教授给我们上网络科技大讲特讲facebook,twitter,youtube,blogspot...我其实很想站起来说,这些在我亲爱的祖国全是需要翻墙滴。接下来有个performing arts的workshop,我一定要做flamenco的演出!

 

我发觉我真是一个很喜感的人。有一天Christie上课居然吃饱了没事干开始写我的乌龙事迹列传,还居然起名叫“御姐事迹“,我气得在Facebook上说我实在恨你们,然后cecilia笑呵呵地回,可是,我们都爱你- -|||好吧,大家都很爱我,某男生现在一见我就来捏我的脸不捏肿不放手,还有某男生更离谱,每次叫我的名字都要跟一句my love。昨天火了在skype上骂fuck U,此人坦然接受说OK,搞的我顿时语塞。很有爱的一群人。

 

今天从早上9点出门去上课,到了下午7点的课的时候我上课上的有点疯疯癫癫了,摇着Giulia的手臂问,你去没去过维罗纳(朱丽叶的故乡),她摸不着头脑地说没,我叹口气说,哎,一千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没回家。

后来,被我折磨得快疯掉的Giulia同学,也开始抽风,说要临摹我写的中国字,结果,结果就是,她在不知情的茫然中,写(噢,应该说是画)了一遍“十年生死两茫茫”...


  Posted at  2010-05-07 05:42:21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呸!我才不是上课上到欣喜若狂,明明是抓狂!
Posted by 深蓝 ()  at   2010-05-09 06:12:51  [回复]

恐怕我这辈子是体会不到上课上到欣喜若狂的感觉了。
Posted by TINA ()  at   2010-05-08 03:41:3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