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的lonely planet
每天看到四十三次日落的孤寂星球。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我的摄影网站:http://www.winterblu.com


Last class    -[Life in Italy-bologna]
Time:2010-06-12
Tag:

刚才收到教授的邮件被告知又过了两门,尽管还有一个paper和一个presentation,但是这两门必过无疑。简直不能想象这一年我竟然考掉了14门。(正常的master两年才12门)。这一个学年我几乎就是在无数exam,presentation,party和alcohol之中度过的。

最后一节课的时候黑板上写着last class.有点小伤感,明年虽然还有三四个月的课,但是一半的人都要去做交换生,美国,英国,法国,土耳其...重要的是,他们不仅仅是同学,而是朋友。最后一节课的时候中间我和lori,amanda,simo坐在大树底下讨论我们project的fundraising,那个时候阳光透过树叶在simo的脸上投影下斑驳的光线,lori在放着John mayer的歌,我们头顶上是一树茂密的绿,又青春又美好的质感。我忽然就被打动了。

放学的时候,lori,simo,marco,ingo四个男生一直都没有走,在那里玩飞盘。站在旁边陪他们玩了一会。然后所有的人都散了,走到远处看着他们的影子,夕阳泛黄把他们拖得很长。他们一直沉默着,像小孩子黄昏傍晚在院子里无声的玩耍,我知道他们在用这种方式表达着离别的伤感。学我们这个专业的,大概放到中国,都是文艺青年。笑。而且越是表面疯疯癫癫的,越是在用热闹伪装自己的sentimental.

9号考完最后一门,大家跑去喝了一杯。依然是在hopkins隔壁的小公园里,我们最后一次人数齐全的after exam party.我在教Steph中文脏话,amanda在教我用波兰语数数,然后大家一直在取笑我懒惰不肯说意大利语。还是提前走了,怕我再下去会伤感。Bea生日的时候,大家说好一定要大醉一场,然后在星光下睡在她家的小花园里,直到天亮。

有那么多未完成的计划,有那么多要告别的人。我的去留也未定。总的说来,我害怕被问起----过去无法改变,将来无法控制,我只有好好活在当下。想的再多也没有用。

上周开始开一个摄影课。明天是第二节课了:)因为就在上课的那个校园里(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会被丢到数学系去上课),所以感觉不像是上课,倒像是我在做一个冗长的presentation了。

连着三天的晚上都坐在主广场上就着凉爽的夜风喝可乐,聊天。听广场上流浪歌手唱伤感的歌。跳印度舞的艺人把火把舞得叹为观止,忽然广场上所有的灯都灭了,大大震撼了一把。

那么热的天,我居然感冒了。真是悲剧。

我不知道如何阐述,其实我很难过的。


  Posted at  2010-06-12 09:03:15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