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的lonely planet
每天看到四十三次日落的孤寂星球。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我的摄影网站:http://www.winterblu.com


such a wonderful troubled life    -[Life in Italy-bologna]
Time:2010-06-24
Tag:

Skype的签名改成“such a wonderful troubled life..”用一张A4的白纸把最近要做的事情列下来,一个头两个大,偏偏我又消极怠工。只想找个地方逃跑。

雪中送炭的没有,倒是雪上加霜了,一门课被老师搞错了分数,一门课明明我过了老师却没有给我注册上去。昨天看淑芬的兔子在阳台上过夜很冷,把它们放进来,结果它们居然力大无比地顶开了箱子,咬坏了隔壁男生的耳机(害的我只好赔了一副),并且在他床上拉屎拉尿。昨天五点半起来去移民局拿居留,这真是一个泯灭人尊严的地方,先被一群中东移民推来推去的,然后又被移民官咆哮(什么素质,我就问了一个问题),然后又被一个特别亢奋的看起来像是东欧的愤青女咆哮(整一神经病)。我的居留早就下来了,因为忙考试一直没去拿,结果就平白无辜地没了,然后又跑去另外的移民办公室第2次预约,今天终于拿到。哎,平时我怎么都哭不出来的人,昨天在那里真的委屈地眼泪要掉下来(我的自尊和骄傲被伤害了透),我明明是学生身份,被那些自我感觉特别好的移民局的家伙当作是非法劳工和偷渡者那样粗暴的对待。还有就是急的,要是没了居留,家人来旅行我都没办法去了。

房子的问题大致就是这里住几天那里住几天,本来说好租给我房子的朋友的flatmate兼表妹撒泼,死活要租给几个月之后才来的她的朋友,我朋友连说她是个“贱人”,然后他要电话她妈妈告状,没想到表妹先打电话给他妈妈告状。最后我也不愿意搞的他们家庭内讧。结果他良心很不安,说你暑假就免费住我那里吧,我说我暑假其实也不在这里,最后借他房子等家人来了暂时住两天。然后打算9月之后租另外一个要去伦敦交换的女生的房子,可惜她12月就要回来。于是得再继续找三个月的房子(这个有点难)然后去其他地方实习三个月,回来继续找。。。总之就是平均三个月得搬家一次。可是,为了省钱,这大概是最好的办法。

还有10号要交的论文。10号老师一会让我考一会不让我考的法律(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话说这个论文还真有意思,研究戏剧组织结构,我打算做07年做平面版牡丹亭的那个皇家粮仓(我做的摄影助理和平面脚本策划),因为以前的图片是我负责发给他们的,于是给CEO发了邮件,结果他们说真巧,20号来BOLOGNA演出。于是就一起吃了个盒饭(囧)做了一个采访,看了一出厅堂版的牡丹亭,女主角还是三年前的那个,男主角已经换了。

旅行计划做的无比纠结,因为妈妈姐姐伊伊和我基本涵盖了老中青幼四个年龄层次和老弱病幼,只好选皆大欢喜的国家,不能选择诡异时间的飞机(因为廉航便宜的基本都是一大早或者一大晚),不能赶,还要省钱。飞机不是想有就有的,也不是想去哪就一定有的,又是在黄金旅游季节。啊,我搞的头都大了。查飞机查火车查旅馆算预算...

还有给乐队拍的图片要处理出来,给杂志的文章要写出来,照片要整理出来,收集的contact要整理出来,网站要重新整理出来。关键是搬家,搬家好烦的啊。我真是想死的心都有。我很烦真的很烦。明天要帮一个女生搬家,等我搬家的时候她已经回国了。其实我要帮很多人搬家,可是我不知道有没人会帮我搬家,我太硬太不愿意求人帮忙,累死活该。还有我那个纠结无比的拍片计划。我已经都不想去管了。。。。

我只想逃跑。逃到哪个地方躲一躲,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要是真的能这样就好了。。

这几天一直在喊我要无家可归了。然后某人昨天很认真地说,我一直不觉得你无家可归,因为你知道,我的家就是你家。虽然这个人的家很远,虽然我大致认为欧洲人说话不经脑,但是在这样一个充满了麻烦的季节,我承认这句话还是很打动人呐(好吧,八月去你家大闹天宫了,怎么觉得有像在路边收留流浪小动物的感觉)。还有一个住在bologna隔壁城市的countryside(她家具体参加前一篇的图片)的女生说,无论怎样,你找不到房子的话,我会收留你的(虽然不具备可行性,感觉同上)。


  Posted at  2010-06-24 07:47:25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