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的lonely planet
每天看到四十三次日落的孤寂星球。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我的摄影网站:http://www.winterblu.com


我最美好的记忆    -[Life]
Time:2010-09-19
Tag:

再一次在机场送走我爱的人。正如整整一个月前,在米兰机场送走妈妈姐姐和伊伊。忽然有一种前有未有的空虚和乏力。如果生活一如既往地过下去,你丝毫体会不到这种孤独,可是正因为你们插播在我的生活里,显示出这样巨大强烈的反差,让我忽然无力面对一个人在异国他乡的荒凉。

我回避你入关的背影,迅速从旁边的门逃走,然后眼泪哗啦一声地冲了下来。分别拥抱的时候你一直说不要哭不要哭,其实那个时候我哭不出来,正如妈妈总是说我冷漠。其实你们都不知道,我总是一个人躲起来哭。我贪恋被簇拥的温暖,因为大部分的时光都是一个人的孤寂,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生活,一个人保护自己,一个人练习忘记,你知道,人不能太贪心,不能时刻拥有太多的幸福,可是太过美丽的回忆是一种温暖的囚禁,让我不得不狠下心来忘记,我才可以麻木地面对冰冷的生活而埋没自己对温暖无止尽的贪心。

那一次在五渔村,面对壮丽的悬崖边的海上日落,我忽然嚎啕大哭,像一个孩子一样的啜泣起来。我告诉你是因为眼前的景色太过美丽我控制不了自己。其实那一瞬间我忽然意识到,我就要失去我最不愿意失去的生命里最美好的东西,我却对此无能为力,只能呆呆地看着它们一点一点地远去,痛心疾首,却那么无助,好像硬生生地被敲掉心脏的一块,除了哭,我实在不知道我还怎么办,无力地大声地在心里呼唤对方的名字,除此之外,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怎么办。

可是你知道,如果没有你,我的生命又会是多么的荒凉和死寂。就好像你说,“我从来没有预料到我会因为这样诡异的意外而遇到什么人像你”。如果我们的生命是因为一连串意外而组成的,那么遇见你就是我最美丽的意外。我情愿用一切我能拥有的天赋当作交换留住你在我的生命里,而不仅仅只是一个过客,仅仅只是一个故事。

一年前我在布拉格遇到了一个波兰的摄影师。一样的职业,一样的兴趣,一样的价值观,一样的梦想,一样的相机镜头电脑,一样的生活的方式,一样的旅行态度,一样的想法和体会,一样悲伤的照片,就仿佛可以阅读对方的脑袋,不用语言就可以知道对方的想法,我们戏称我们是twins.我在想,如果生命给你安排了一个一样的人,那么我确定这个人就是他。能够遇见,已经是一种极大的幸运,我知道我不能奢求太多。这样我们每天聊聊了八个月,然后这个月,我们一起旅行了一个月。整整一个月。然后昨天我们在机场微笑着告别。正如杰克凯鲁亚克说的,我不知道未来会这样,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会见面---------" I said out loud, I don't know when we'll meet again or what'll happen in the future, but Desolation, Desolation, I owe so much to Desolation. Thank you for guiding me to the place I learned all. Now comes the sadness of coming back to cities and I've grown two months older and there's all that humanity of bars and burlesque shows and gritty love, all upsidedown in the void God bless them, but Japhy you and me forever know, O ever youthful, O ever weeping."

这一个月,美好得像一个极不真实的梦。这是我27年生命里最美好最疯狂的一个月。我们在波兰,在意大利,一起肩并肩欣赏了那么多次壮观的日落。我们一起拍照,一起做短片,一起和陌生人聊天,一起喝酒,一起看星星,一起开车穿越城市森林和村庄,一起徒步,一起听歌,一起遛狗,一起看电影,一起飞,一起体验大自然赋予每一寸光线的变化,一起冒险,或者这本身就是一场华丽的冒险。古老城市和广场,犹太墓地,集中营,城堡,大海,沙滩,悬崖,田野,高山,我们坐在山坡上在风里练习吹口哨,在大雨坐在车里安静地聊天,在过山车和摩天轮上拍他客户的婚纱,在威尼斯无人的沙滩和玫瑰色的夕阳里拥吻,在海边的巨石上跳海,或者我从悬崖上滚下去被一片荆棘挡住体无完肤,在公路上无助地拦车,在夜晚看得见银河的沙滩上喝酒,坐在广场的喷泉里晒太阳,午夜在超市像孩子那样用枕头打架,收集一百个路人傻里傻气的视频,爬上世界上最美丽的穹顶看整个佛罗伦萨,帮助双年展可怜的新加坡馆抓小偷,躺在午夜的广场上胡说八道,或者在火车站打打闹闹引得大家大笑着把我们当戏看,在无尽地公路上奔驰,在老桥上看街头艺人的表演,在田野里笨拙练习爬草垛,他在某个火车站的站台上摘下我带了七年的戒指和邮资一起给了一个路人,让她给我寄回来。在佛罗伦萨我们爬到河边的草坪上喝酒,写下给未来的信,装到漂流瓶里,我们买了一把锁,他让我一面写中文,一面写波兰语,然后锁在某个诡异的墙上,说五年以后我们一起来打开。一把钥匙他和如何找到这把锁的地图一起丢到漂流瓶里,一把让我挂在脖子上,一把钥匙他挂在了他的相机上。他说他写的是“命运”。我一直在说,一切都会自然而然地到来或者消失,也许真的很多时间才能证明,究竟连接我们的到底是摄影,还是命运。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到底是傻还是疯狂。我们一起分享愉悦,分享悲伤,分享感觉,分享彼此的朋友和家人,分享风景,分享成长的痛。也许一起拍的这90G的照片,就是我最美好的记忆。长大之前,情动之后,长不过一天。我也没有预料到,在我二十七岁的时候,我还有我隐忍节制沉默却奋不顾身的爱情,我像确定摄影是我的梦想那样再一次确定了生命里另外一件重要的东西。我知道,即使这个故事不能圆满,我也没有遗憾了,人不能对生活要求太多,我已经有了我的梦想,我的摄影和旅行,我为之牺牲一切的信仰。我怎么又可以奢望一切都圆满呢。我知道从此以后我会变得更加沉默。我想我长大了,又或者是老了。因为我们说不清楚,生命里的这一切,究竟是巧合,是意外,还是命运。

这个一个悲伤的故事,因为我生性悲观。

 

The first time I saw you, something happened to me...I knew I wanted to hold you as hard as I could ...I know I don't deserve love or someone like you. But If I ever could, I swear I would love you for the rest of my life.

那首60年代在柏林的酒吧很红的歌唱,"Your blue eyes make me so sentimental, such blue eyes,. When you look at me, nothing else matters, nothing at all."

你的蓝眼睛让我如此感伤,这样的蓝眼睛,当你看着我,其他一切对我来说都无所谓,完全无所谓。

 


  Posted at  2010-09-19 21:06:00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一段时间以前似乎是CC对你说的:“你什么都不缺,唯独缺少的是爱”。但是,爱在爱中觉醒了,满足了。生命中能遇上这样的人,可能只有一百万分之一的机会。我觉得你很幸运,一如我觉得赖声川老师的爱情和章含之的爱情一般。
 回复 upick 说:
如果遇到不了这样的人,爱情还有什么意义,不过就是空虚无聊找人陪罢了:)
(2010-09-22 00:04:14)
Posted by upick ()  at   2010-09-20 22:32:5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