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的lonely planet
每天看到四十三次日落的孤寂星球。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我的摄影网站:http://www.winterblu.com


Lost in Identification    -[Life in Italy-bologna]
Time:2010-11-07
Tag:

6th.DEC.2010

06:45 Bologna,Italy----09:05 Amsterdam,Netherlands

13:55 Amsterdam,Netherlands-----07:30 Hangzhou,China

6th.Jen.2011

13:05 Hangzhou,China---17:50 Amsterdam,Netherlands

20:05 Amsterdam,Netherlands---22:05 Bologna,Italy

终于一个冲动跑去米兰买了机票,bologna飞杭州,荷航的飞机。在Amesterdam转机。回国一个月。

有谁要去接我的?^ ^

终于,我要带着满身的疲惫和流亡的伤扑入祖国的怀抱了(这一刻老泪纵横啊)。我是真的累的甚至没有站着的力气了。但是我也在害怕,古人说的“近乡情怯”,买完机票我忽然开始恐惧了。在欧洲我是一个异乡人,回到中国我也成了一个异乡人。Lost in identification,我缺失了身份认同,大约只有相似经历的人能体会我在说什么,我们始终无法真正融入这里,但是我们的价值观和世界观又导致了我们在心里上再也回不去了,在欧洲是外国人,回中国人我们也是外国人,我们处于一种夹缝之中的生存状态的灰色地带,被两边所遗弃,却又始终无法找到一种安全感和归属感,这样的存在是尴尬的,也是彷徨的。“Identification is the source of the suffering of exiles,but it's also the source of the modern enjoyment of travel as escape and freedom.”身份认同是流亡者痛苦的根源,但是也是旅行作为一种逃亡和自由的乐趣所在。我对我的Identfication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难以找到一种合理的位置去定义自己。我TMD到底活在哪个世界里,属于哪一个群体,反正都是格格不入的。

从小到大,我都一直十分清晰我的路,对未来的几年会有一个规划,起码是预感的方向,可是等到毕业,去留,工作,论文,生计,经济独立这半年这些实打实的问题迫在眉睫的时候,我忽然丧失了所有的预知能力,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迷茫和困惑。我完全对队来没有任何的感知能力。我不知道我再努力也无法控制这个结果和方向,我的人生有一种失控的茫然。因为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之前所有的吃的苦都是只是小case,我真正颠沛流离和叵测的人生才真正开始。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助和无力的感觉,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却感觉到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用船到桥头自然直来安慰自己。可是,万一船到桥头不直那怎么办---答案就是翻船,而且probably会死得很难看。

你离开一个地方,用几年的时候熟悉一个地方,然后又要离开这个地方,去另外一个地方重新开始,这是一件相当刺激新奇的挑战,可是具体到每个细节的个人感受,又将会是一次又一次重头开始,随着年龄的增长,会有一种无力去承担的疲惫,我不知道我如何去一次一次彻底抛下旧的,break with all the past and restart again.我用了非常惨烈的方式成功地切断过一次在中国的联系,为了本能的自我保护,几乎罹患失忆症。但是这个过程实在太痛苦了。而且我深知,将来这样的过程会一再一再重复,在这个过程中,你不得不放弃那些你所珍惜的所不愿意失去的东西,每一次都会有一种连根拔起的痛得血肉模糊的隔绝,人年纪大了,经不起一再一再这样的折腾。心会变得很疲惫,有的时候起床会连站起来都找不到力气。我知道我不该渲染这样的悲观情绪,可是这段时间我一直被这样的情绪折磨着。我对未来的恐慌感来自于那种不确定,而我对未来的新鲜和刺激感也来自于这种不确定,副产品就是所有的人和事注定都是过客,可是我狠不下心来。I am like a ghost from past 漂浮在和任何人都不产生直接联系的异次元的空间里。我丧失了对未来的预感,一片模糊和茫然。这样一个女生在异国他乡单打独斗,真的觉得累,累得喘不过气来。累得干脆想要不然就随便找人嫁掉要不然就出家算了。偶然沮丧的时候会看不见一点希望,可是想来想去想了半天除了坚持走下去,也没有其他第二种办法。努力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珍惜每一天,也别无他法,反正朝不保夕,反正你也不知道和那些人和事的缘分有多深多浅。我是真的真的对迫在眉睫的未来感觉到深刻的恐惧和威胁了。

精神压力过大,白天靠喝strong expresso吊着(效果和打了鸡血似的),晚上靠吃安眠药。人生啊人生,竟然如此美妙。

昨天给霍公子送行,我们几个人在我家喝酒聊天从晚上10点一直喝到早上7点。然后我就直接跑到米兰。中午和温馨和giorgo一起吃饭的时候说真不容易,我们从perugia开始认识,一起熬了那么多年。居然一直都坚持下来了,当时语言班里的那一群人,走的走,转国家的转国家,退学的退学...没几个坚持下来了,可是我们都坚持下来了。每个人的故事简直都是一部壮丽的史诗啊。多少次我耳机里放着最欢快的歌可是却控制不了哭得泪流满面,多少次累得想死扑到在床上动弹不得却只能挣扎着爬起来,生病了也没个人烧饭吃,难过了却又找不到个肩膀痛哭一晚。我这几年长大的加速度惊人,或者直接从幼稚跳到了老去。

我是多么多么希望你能够理解我。可是,I can't expain,I won't even try.因为我没有力气去给你讲述我自己。那些我真的恐惧和慌乱着的所在。今天在米兰的火车站,我走到了没有人的角落,终于痛痛快快地失声痛苦了一场,干脆,我什么都不要了。不要了,不要了,我什么都不要了。

P.S.上次贴的那首river,今天收到乐队的邮件,他们想让我帮他们拍这歌的music video:)Great challenge.


  Posted at  2010-11-07 06:30:00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推荐个片子,不晓得你看过没有~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962116/
Posted by 罗宾 (http://sadiealupin.blogbus.com)  at   2010-11-13 00:02:22  [回复]

来北京~~~来北京~~~~
Posted by 萌 ()  at   2010-11-12 09:55:16  [回复]

来北京~~~来北京~~~~
Posted by 萌 ()  at   2010-11-12 09:54:19  [回复]

来不来北京的?
Posted by 宿苏 ()  at   2010-11-07 22:59:51  [回复]

回头我到杭州去找你,或者你来上海吧,有朋友在的上海会不一样的~
Posted by 罗宾 (http://sadiealupin.blogbus.com)  at   2010-11-07 12:00:47  [回复]